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摇篮》咏叹调  

2009-07-18 17:55:08|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摇篮》咏叹调

 

(一)

       岁月的鼠标点开新世纪的斑斓画卷。

       记忆的潮汐冲刷着十岁的《摇篮》。

       “就十岁了!”——是在感叹岁月的流转?

       “都十年了!”——是在诉说消逝的云烟?

       十年啦,多少个日日夜夜,有曲曲折折、坷坷坎坎。

       十年啦,多少回风风雨雨,有悲悲喜喜,恩恩怨怨……

       十年心血磨一剑。十年甘苦涌笔端……

(二)

       时光回溯,那是1986年秋天。

       24岁的民办教师,走进了章田中学的校园。昨日还在村小学“激扬文字”,今朝一下就蹿上初三的讲台“指点江山”。年青,真敢冒风险!

       从此,我粘在了初三。

       周而复始之中,有欣慰,有遗憾,更有不安:语文,难道就是在题海中浮浮沉沉?就是在资料中拐拐弯弯?就是绕教材转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为分数苦了一年又一年?

       不,语文的外延等于生活的外延!

       至少,它应该有文学的濡染,它需要有文化的积淀,它必须张扬传统语文教育中的人文情感。

       于是,教室里诗情点点:汉以赋名,唐以诗宗,宋以词盛,元以曲传……

       于是,摘抄簿上心羽片片:长河落日,大漠孤烟,北疆冰雪,南国雨燕……

       于是,办手抄报的念头倏忽一闪,《丑小鸭》开始蹒跚学步,《雏鹰》也企图搏击江天。遗憾的是,“丑小鸭”最终未能变成白天鹅,“雏鹰”扑腾几下也折断了翅羽,无法去领略月白风轻,天高云淡……

       然而,心不死,情未断。跃跃欲试挽雕弓,倚天万里寻长剑!

(三)

       1990年,又是一个秋天。

       章田寺中学。首届重点班。

       61双眼晴,61种期盼!

       缪斯呵,你能否撩拨 61片心海的涟漪,能否弹奏 61种心音的和弦?

       缪斯带来了孔子、庄子,带来了陶潜、屈原,带来了韩柳欧王,李杜苏辛——一茬茬由古老文明包装的时代“大腕”!

       当代的文坛上,剪来纪宇《风流歌》的云锦,引来汪国真抒情诗的清涓,凭舒婷橡树的浓荫疏松板结的情感,任余光中的冷雨滴湿乡思的缠绵……

       少男少女动心了,日记本上,开始倾吐童年的梦呓;作文本中,开始抒写少年的呢喃……

       脑海中蓦然蹦出“摇篮”的字眼。继《丑小鸭》和《雏鹰》之后,《摇篮》又开始搅得我寝食不安!

       找来一帮弟子,诉说久藏心中的打算:孩子们一拍即合——我们要办一份手抄报,它的名字叫《摇篮》!

       此中的许多细节已被岁月一次次淘洗,残存的只有几许温馨的碎片。但我能永远记住最初的创业者:陈明、刘刚、杨丽平、魏开宏,刘正华、高青山……

       很可惜,这些手抄报没能保存到今天。前不久,终于找出了仅存的第4期,虽然揉得皱皱巴巴,但却夯实了我们对创业的记忆,巩固了我们对开拓者的思念。

(四)

       当日历翻到91年秋天的时候,手抄报《摇篮》己经一步一个脚印,步伐坚实而又浪漫。

       一颗心在萌动:扩大影响,将《摇篮》办成校刊。

       刚分来的袁丹锐率先响应,热情的语文老师也群策群力,倾爱心编织我们心中的花篮。

       都说蜀道难,谁知创业艰!

       拟定栏目,组织稿源,打印校对,设计封面……太多的忙碌,太多的疲倦!最难的是装订,为将几千页散印的文稿折叠装订,袁丹锐组建了一条又一条人工“流水生产线”……

       千呼万唤,第1期120本《摇篮》,像一个在母腹中躁动多时的婴儿,终于艰难地分娩。

       从此,《摇篮》的墨香在校园弥散。

       从此,《摇篮》不再势孤力单。在她的创办之初,有很多人为她助威呐喊:乡党委书记肖泽松,教育组长张树凡,普教干部张建才,学校校长王方钿……

       从此,有那么多小学生读者,一次次用稚嫩的童心倾诉心曲;有那么多的家长,用真挚的情意翻读传看;有那么多高中生、大学生,一次次寄来妙文佳作;还有在外打工的游子,将浓郁的乡情变成滚烫的赠言;更有那东西南北的编辑,捎来多少深情的问候,寄托远隔千里的美好祝愿!

       此情殷殷,此心拳拳。此情此心都是爱,点点滴滴,化为一泓泓清泉……

(五)

       鬼使神差,《摇篮》,你成了我十年的梦魇!

       “从此无心爱良夜,任它明月下高楼”。多少个夜晚,埋首孤灯下,伏于案几前,为一份份稿件圈圈点点……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多少个白天,奔忙于乡野,游说于校园,为一次次发行疯疯颠颠……

       节日加点,假日加班,《摇篮》填补了我生活中的多少空白,风蚀了我生命中的多少悠闲!

       没有工资的补贴,没有课时的折算,甚至没有人看得见你无言的付出,听得见你无声的喟叹。不,春风曾轻拂你的浮躁,夏雨曾相依你的怡然,深秋的明月曾激活你的灵感,寒冬的雪粒曾敲打你的无眠……累了,你就喝一杯茶,吟一首诗,找人聊一阵天;烦了,你就寻一条林荫小路踽踽独行,咀嚼月圆月缺,揣摩云舒云卷……

       多少次,你问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

       想沾名钓誉?小小的《摇篮》实在太不起眼;想出人头地?一本校刊也无法承载你此生的梦幻;想名利双收?你尽可以去多写你的文章,况且你这几年已初拓路径,笔涉远山……

       你无语。你茫然。可你又在一次次催动征铎,挂起云帆!

       是的,你应该知道:开弓没有回头箭。

       是的,你应该清楚:并不只你一人在奉献。在你的身后,有一批可敬的同伴。没有他们,纵使你有三头六臂,又怎能在《摇篮》中描绘多彩多姿的春天?

(六)

       《摇篮》,你跨越了第一个十岁的门槛。好多人惊叹你生存的奇迹,惊叹你成长的茁壮,惊叹你生命的斑斓。

       十年中,你从油印、铅印到激光照排,这跳跃的轨迹,诉说着你的发展。

       十年中,你从120本到2000多本,这攀升的数量,昭示着你的变迁。

       十年中,你走进学校,走进机关,走进地头田间……

       十年中,你走向公安,走向荆楚,走向“全国优秀文学社团百家”的圣殿……

       十年中,沐浴着你的甘霖,50多个学生捧回一本本证书,滋润了你的笑脸,200多位学生发表的一篇篇文章点缀了你的容颜……

       十年中,浸染着你的灵气,10多位老师随学生习作走向南疆北国,100多篇教学论文栖落塞外岭南;100多万字的教辅书籍叩开神秘兮兮的出版社的大门,一个优秀的语文教师群体正崛起于虎西河畔!

       也许,十年前播撒种子的时候,你心中期盼的就是这一天!

(七)

       今年十月,我把“主编”的桂冠交给了新的主编。

       我交出了十年的天光云影,交出了十年的梦绕魂牵,交出了十年的收获,也交出了十年的遗憾……

       交出了主编,我有留恋,但没有不安。

       经过十年的磨砺,经过十年的锤锻,年轻的后生有朝气有勇气有灵气——“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今后,新的主编也许会给我挂上一个比“主编”更动听的头衔,但实话实说,我已不可能像过去一样,为每一期杂志的每一个细节去苦苦寻觅灵感……

       当然,我会一直关注《摇篮》,因为那里有我的热血我的青春我的智慧,那里有我的思考我的执著我的信念……

       但愿人长久,痴心伴《摇篮》!

(八)

       路漫漫,情漫漫。

       心随《摇篮》,情系《摇篮》。

       愿有更多人用爱心耕耘这一片灵魂的绿洲,愿有更多人用诚心守望这一方精神的家园!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摇篮》,你大胆地朝前走,前方,有凄风苦雨,有峻岭险川,有云霓的微笑,有花朵的嫣然,更有伊甸乐园的袅袅天籁萦绕于万水千山……

2000年10月

(原载《学语文报》2001年2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