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填充书橱  

2009-07-18 19:23:46|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填充书橱

 

                                                                             (一)

30多年前,我所在的乡村,最富裕的是风雨阳光,最贫穷的是吃喝穿用,最奢侈的肯定就是读书了。

而我,偏偏就迷上了“娃娃书”(连环画)。

说不清是从哪一天开始,书瘾像野草一样疯长,蔓延于一个农家少年饥渴的心房。有书读的时候,阳光香,风雨甜,缺吃少穿的苦涩消融在幸福的宁静之中;没书的日子,寝食无味、坐立不安,心头如同参差着一蓬蓬蒿草,扯不断,理更乱。

难受忍受了一天又一天,终于作出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伟大决定:买书!

买书,谈何容易呵,家里穷得叮口当  响,一家八口,一直过着半饥半饱的生活,自己一学期块儿八角的学钱也要一拖再拖。父母亲是断然不肯随便给你一分钱的,只能自己想生财之道了。于是,穿竹林,走树园,越坡坎,趟沟渠,寻找着能变卖出人民币的动植物:金银花、天南星、木梓果、蝉蜕、鳝鱼……起早摸黑的辛苦换来了或多或少的角票。我有钱了,我能买书了!

《红灯记》《沙家浜》《艳阳天》《连心锁》《闪闪的红星》……每买回一本书,就像买回了一件件珍宝,一遍遍看,一页页读,恨不得把每一个字连同标点一起咽下去。那一本本“娃娃书”,夯实着翻动的日子,芬芳着清苦的岁月。

在姐姐的唠叨与母亲的诅咒中,我的“娃娃书”日渐增多,书包挤不下了,桌上堆得满了,床头扔得多了,散失的危险性愈来愈大,我得为它们找一个安居之所了。

找来姐姐丢弃的一个变了形、散了架的破旧小木箱,钉底板,加竹销,上合页,终于,我的“娃娃书”们有了一方憩园。

这小木箱便成了我的第一口书橱。

                                                                              (二)

20多年前,结婚置办家具,藏书的小木箱换成了一口大书橱。当然,过去的“娃娃书”早已被一本本的“大人书”所取代。而我,也从一个爱读书的学生变成了一个教人读书的语文老师。

不几年,大书橱又被书籍填满了。

15年前乔迁新居,打了三口书橱,占据了卧房的整整一面墙壁,原来书橱中的书籍分门别类地装填进去,每格只有可怜兮兮的几本,颇为寒碜,那广大的“剩余空间”仿佛一道道划满横线的填空题,挑战性地看着我,等待着我去填写答案,也仿佛是一块块整好畦垅的苗圃,等待着我去栽植花卉。

妻看着虚张声势的书橱,脸上写满了讥诮。那意思我明白:偌大一排书橱,看你哪天填得满!

我当然心中有谱——虚“橱”以待。其时已萌生一个念头:此生,我定当节衣缩食,填充我的书橱。

从此,大小书店我比以前跑得更勤了。

虽然书价不像房价涨得那么快,虽然买书不像少年时代那般囊中羞涩,但作为清贫的教书匠,书钱仍然不甚充裕。每月2000来块工资,老子要的赡养费,妻子要的生活费,儿子要的书本费,都得按时拨付,不折不扣,最后留给自己的就所剩无几了。好在本人优点多多,烟不入口,酒不沾唇,舞步不懂节拍,穿着不辨优劣,这钱用妻子的话说都“养活人家卖书的了”!

年年月月,同学同事们纷纷奔向“小康”,可我家的“物质文明”建设仍处于“初级阶段”。妻子一次次唠叨:“楼上买新房子了!”儿子一次次嘀咕:“楼下买小汽车了!”弟弟一次次提醒:“好些人买股票赚大发了!”朋友一次次炫耀:“存款快七位数了!”我佯装不知,固执地填补着书橱中的空白,用砖块般的书籍“蚕食”着一道道空虚的方框。满了一格,又满了一格。看着日渐丰腴的书橱,满足、自得、陶醉,“岂徒开卷看,抚弄亦欣然”哟!本来嘛,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书!

                                                                              (三)

冬去春来,我悠然地填充着书橱,书橱中的书籍也在悄然地填充着我。

区区教书匠,默默无闻,既无官员造访,亦无名士出入,不用装潢门面,毋需附弄风雅。买了书自然要读,少年时代养成的读书习惯,仍然如藤蔓般绵延至今。有的囫囵吞枣,有的细嚼慢咽,闲时三两本,忙时七八页,精神时挑灯夜读,困倦时拥书而卧。久而久之,脑海里渐渐挤进了山川风云,心胸中慢慢流淌出江河湖海。人情世故,了然于胸;成败荣辱,波平浪静……

于是,偷偷拿起笔,胡乱涂抹。写不像样,就读人家的,读了写,写了读。总算诞生了“自主创新”的第一块“豆腐干”。接着,“豆腐干”多起来,心中便蠢蠢欲动,将那些有自己“豆腐干”的书籍放入书橱中的某一格,企图让它填满那一方空白。

这样,买来的书籍在书橱中迅速扩展,自己的“豆腐干”也是书橱中缓慢延伸。

五年前,调动搬家,书橱变成了书房,书房又添了书橱,空白再一次增多。都说如今爱钱的人越来越多,爱书的人越来越少,人家咋样我无权干涉,自己年将“奔五”,别无他求,只能执着地装填家中的书橱了。每装进去一本新书,我就觉得是填写了一页崭新的日历,也像是填充了岁月中的一段空白。因此,日渐充实的不仅仅是书橱,还有普普通通的生活,还有平平仄仄的生命……

(2008年9月)

原载于 《凯乐文学》2009年春季号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