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童年的课本  

2010-10-03 20:47:48|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谨以此文追忆我童年的课本并怀念因癌症英年早逝的我的小学老师陈士举先生。

         

1969年初春的一个早晨,阳光淡淡的,像是掺了水,风很硬,扎得脸颊生疼。姐姐拉着不满七岁的我,说是去发蒙。

就这样,我成为了读书郎。

一位姓魏的老师给我们发书。书是油印的,10来页纸,很薄很轻。纸张又粗又黑,纸面凸出不少草根儿,手写的字儿花花撘撘。记得第一页上写着:1一壹,2二贰,3三叁,4四肆……

这便是我第一次使用的课本——不知是该叫语文还是叫数学的课本。

二年级有新书了。发语文书时,满脸络腮胡的陈老师激动得胡子一颤一颤:“同学们,好书,好书啊!”

我抚摸着新书,一边翻看,一边嗅着油墨的香味儿。咦,书咋缺页呢?缺20多页哩!我叫起来,不少同学也叫起来。陈老师一翻书,傻眼了。全班一清点,竟有20多本缺页。陈老师愣了好一会,泱泱地说:“交上来吧,我明天到书店去换。”

第二天中午,陈老师背着书回来了。同学们呼啦啦涌上去:“老师,换了吗?换了吗?”

陈老师摇着头,叹了一口气,很重,很长,很无奈。

没人敢问原因,陈老师也似乎没讲原因。只是那缺页的语文书又回到了我们手中。

陈老师为了让我们共书,调整了座位,我和不缺书页的奶巴成了同桌。

缺页的课本成了我的一桩心病,上课老走神儿。我常拿过奶巴的书,翻看那些我书中没有的课文,好羡慕他,也好嫉妒他。

奶巴看我舍不得松手,总爱嘀嘀咕咕:“天天翻,翻坏了你能陪?”

老师上我们缺页的课文了。奶巴对他的书格外珍爱起来。以前他很少读书,这几天比谁的读书声都高,一边读还一边拿眼睛瞟我。我抄他书上的作业,他总是一个劲地催,一会说我弄脏了,一会说我抄慢了。我可不敢吭气儿,要是跟他闹僵,上语文课可就只能干瞪眼了。

我多么希望能有一本完整的书啊!那些日子,每晚的梦都几乎与书有关。印书的人啊,你咋就偏偏把我们的书印缺了页呢?

爸爸读过几年私塾,常常偷偷哼唱手抄的“歌本子”。什么秦雪梅啦,罗通罗成啦,梁山伯祝英台啦……一天我见他用毛笔抄“歌本子”,心中忽然一动:“歌本子”能抄,课文不也能抄么?

好伟大的想法!我激动得血往上涌。星期六,跟奶巴磨了半天嘴皮,总算达成了借书协议:作为组长的我,以后检查他背书时多多“关心”;他做作业时,多多“帮助”;他考试时,多多“照顾”……

晚上,向爸爸要来几张白纸,裁成书页大小,削尖铅笔,二年级小学生开始实施“抄书工程”。

铅笔在我的手中蠕动,一行行歪歪斜斜的文字在我的笔下延伸。一页,两页,三页……不知这一夜抄到什么时候,只知小桌上落满了煤油灯的灯花。

星期天,我先得去割猪草。我们家兄弟姐妹6人,家大口阔,爸妈的工分根本换不会全家的口粮,才13岁的大姐早去挣工分了。我可不敢惹爸妈生气呀!

下午,我没去和小伙伴“捉迷藏”,没去“抓子儿”,没去“跳房子”。书明天可要还给奶巴的,今天可得抓紧抄哦!

一个下午我没敢怠慢。

天刚擦黑,我点亮了小油灯。还剩三篇课文,《小哨兵》最长,够我忙活了。

《小哨兵》中有一幅插图:一个威威午武武的小男孩,手持红缨枪,站在一棵大树下站岗放哨。我太喜欢这幅插图了,决定把它画下来。画了擦,擦了画,总画不像。真笨!蒙着画吧,纸太厚,看不清。哎,白耗了半天功夫!

铅笔秃了又尖,油灯暗了又亮。屋子里好静,偶尔传来爸妈的一两声梦呓。迷迷糊糊中,好多人围着看我的书,我好得意……突然,奶巴闯进来,一把抢走我的书……哇——我大哭起来,向奶巴扑过去……

“儿呀,咋还没睡?”梦中惊醒的妈妈摇醒了我,“快去睡吧,鸡就要叫了。”

“妈,您去睡。我快写完了。”

“这老师,哪来恁多字写唦。”妈妈咕哝了一句,坐在一旁陪着我。

窗外的月光白亮白亮,像是妈妈泼洒了太多的米汤。池塘里的青蛙,墙角边的蛐蛐,极有耐性地演练着谁也未听懂过的歌谣。家里的公鸡哦哦开叫了,满湾的鸡全都跟着起哄。我终于抄完了最后一个标点,浑身像散了架,身子一歪,倒在正打盹的妈妈怀里。

星期一早晨,我把书还给奶巴。看奶巴将作业本交给我,我呆了,我忘了作业!这对我来说可是从来没有的事啊!

一向严厉的陈老师今天似乎格外严厉:“站起来!为什么不做作业?”

“忘了……”我不敢撒谎。

“忘了?作业你也敢玩旺了?你还是组长呢!”陈老师的眼睛剜了我好半天,宣布免去我的组长职务。

我默默地流着眼泪,任泪珠儿滴满课桌。

奶巴用纸悄悄擦去课桌上的泪水,他今天的神情有点异样。

午休时,陈老师把握带进办公室,罚我做作业。

他拿过我的书找题目,突然,他的手不动了,他发现了我夹在课本中的手抄纸页,眼睛瞪得好大。

我吓坏了,低下头,不敢看他的眼神。

屋子里静默着,越是静默我越是害怕。我不知道,等待着我的是一场怎样的暴风雨。

陈老师终于说话了,那声音是他教我们后从未有过的柔和:“你抄的?”

我点点头。

“抄了多长时间?”

“两夜……加半天。”

“早晨为什么不说?”

“我怕……怕您和同学笑话,说我傻……”

陈老师猛然把我拉近他怀里,紧紧抱住,一串热辣辣的泪水滴在我的脸颊上。

好久好久,陈老师松开我,声音抖抖的:“你是……我们班最乖最乖的孩子……”

他拿起我的书,在手中慢慢掂着,口里喃喃自语:“苦了我们的孩子呀!”

我困惑地望着老师,心中一片茫然……

时间一晃就20多年了。作为一个老师,我和我的学生们早已用过了各种版本的教材,可我一直记得童年的手抄书,记得满脸络腮胡的陈老师,记得那段不应忘却的历史。

               (本文获1993年《金色少年》杂志征文优秀作品奖)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