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作文指导赘语  

2011-12-14 20:06:11|  分类: 教坛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作文指导是语文老师绕不开的话题,同时也是语文老师避不开的难题。

        确有不少语文老师讲什么都头头是道,一讲作文就底气不足了。

        多次参加过学校招聘语文老师的活动,记得一中以前招考老师都是让其讲一篇课文,后来发现这样难以感受一个语文老师的真实功底,于是改为让老师教作文。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举措,自己就好几次为参加招聘的老师命作文题,也曾领略过某些讲课老师的手足无措。

        能上好一节作文课的老师真的不简单。上一篇课文可以找教参、查资料,然后只要当好二道贩子就可大功告成了,但作文课却难以“借鉴”。比如,给你一则材料,让你指导学生审题立意;给你一个题目,让你告诉学生谋篇布局;给你几篇学生作文,让你修改评讲…… 没有一点真功夫恐怕是会洋相百出的。      

         多如牛毛的作文“金钥匙”之类的文章、书籍,其实是很多自己从来不写文章而又标榜为“名师”的人糊弄的把戏,他们赚得盆满钵满,学生大多仍旧是一头雾水。这一点只要看看铺天盖地的“作文秘笈”和“作文章法”就可知端倪。所以鲁迅先生一再提醒:千万莫相信“文章作法”一类的东西。

      当然,这绝不是完全否定作文指导,完全否定与完全相信一样错误。

                                                                                            (二)

      小学8年,作文指导最成功的一点是培养兴趣。

      尽管当时我很年轻,但我深知学生要写好作文离不开读书,特别是要多读课外书。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百废待兴,百业待举,书市刚刚解冻,可供学生阅读的书籍不多,报刊就更少。 我能让学生读到的杂志主要是《少年文艺》、《作文》等几样。为了办好班级“图书角”,我让孩子们每人捐出一至二本书,一个班便有百十本书刊了,图书角也就有了一定的“气势”。就是凭着这些书刊,我开始了自己作文教学的探索之旅。

     记得是一本县里编选的中学生优秀作文选  (那里面载有我们乡初中一位老师指导一学生写的作文,当时我很是佩服)让我 萌生了把小学生作文寄出去发表的念头,况且当初我的文学之梦正做得有滋有味 ,于是觉得指导学生发表文章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

      孩子们的作文纷纷交到我手中。其实我很没底气,我的社会阅历、生活体验、知识储备似乎都难以担此重任,因为当时全乡还没有一个老师能指导学生发表一篇文章。而我,只不过还是一个拿工分的小学民办教师!

      供我的小学生们选择的作文报刊远远不如现在那么多。《作文》杂志是中学生的,对小学生来说高不可攀,只好寻找档次低一些的。终于发现市里有一种作文报纸,刊名大概叫《作文报》,于是组织了一组文章投寄出去,反正不要钱(当时往报刊寄稿都是邮资总付)。

      学生们在焦急中等待,我在等待中焦急。那时候,每天盼着的就是邮递员的身影。

      记不清是哪一天,邮递员送来了信件,信件里是几张报纸,报纸上是一篇篇文章,文章中突然发现了写有我的学生的作文,作文后面的指导老师是我的名字。心中突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喜悦和激动。

      从此以后,一所乡村小学里飞出一篇篇散发着泥土气息的小学生作文,一次次叩开了市级、省级(其实也就两家)作文报纸的大门。

       那时学生发表文章还没有稿费,编辑部奖励学生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可这是比稿费更值得珍惜的纪念啊!孩子们高兴、陶醉,那种成就感,无与伦比呢!

      一位语文教师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语文老师你只要辅导一位学生发表一篇文章,你就不愁他对语文学习不感兴趣了。这话说得太对啦!自从学生作文发表,孩子们学习语文的兴趣与日俱增。

       后来,学生的作文一篇接一篇发表,总共应该发了30多篇。现在仍然珍藏在我的《剪报》中的仅有几篇,有祝中清的《电杆礼赞》,严定旭的《朝霞》,喻东的《王老师找教案》,严定龙的《老师有一张银色的犁》。这些,成了我8年小学教师生涯的可以触摸的最具立体感的记忆。

      1986年9月,我从小学毕业班的讲台上走下来,直接走进了初三的讲台,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我是当时全乡唯一一个辅导学生发表了作文的语文老师。   

                                                                                           (三)

      初中作文指导最成功的一点是成果丰硕。

      我绝对是第一个在全乡初中办文学社的语文老师。

      从手抄报开始,到后来享誉全国的“摇篮”文学社,我对“筚路蓝缕”这个成语有着更多的感受。

     我开始了我的系列作文讲座,迄今还保留着几篇手稿;我开始意思到语言表达在一篇文章中的关键作用,开始指导学生学习、欣赏、运用语言,那些“妙笔生花”的若干片段成为不少学生难忘的记忆;我开始把学生作文向更高的层次推荐 ,期盼我的学生的文章能够登上大雅之堂;我开始注意语文老师的示范作用,常做下水文的引领,并试图以学生的身份去发表……我知道,生命中无数的“开始”都是走向明天的“过程”,都是努力开放的花朵,尽管每一朵花不一定能结出果实,但每一颗果实一定曾经是鲜花。

       学生作文的发表最早应该是1988年,起先不过是“偶尔露峥嵘”。至1997年逐渐多起来,这已是文学社成立后的第7个年头 。以后就方兴未艾了,几乎所有的中学生报刊都用博大的胸怀接纳着我的学生的文章,后来只要看见“章登享推荐”几个字,学生作文就能发表,我真有点受宠若惊。最“壮观”的一次是广西的《少年文艺》杂志一次性发表了我推荐的9篇 文章,占据了整本杂志近三分之一的版面,在班级和校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些年,我的弟子们发表了250多篇习作,我也与不少编辑成为了从未谋面的好朋友。

      现在回想起来,还是有许多认识。学生作文能否发表,表面看来是学生的水平,其实是在考查老师的能耐。为什么刚进初中时发表率不高,主要是自己的鉴赏水平、指导能力不逮;后来发表得多了,也是因为自己的鉴赏和指导水平有了提高。以后我就清楚了一点:语文老师千万莫怪学生不会写作,其实首先是我们自己不会指导,自己不会写作!

       至今我也认为当初很有价值的探索是:坚持让学生写好一篇,“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基本做法是:一篇文章写三次。第一次只给学生题目,不做任何指导;批改完毕后进行讲评,指导修改,学生再进行改写,这样每个学生或多或少都有进步;然后写第三稿,这样佳作就冒出来了,再指导学生进行必要的修改,有些文章就可以发表了。(这是一条重要经验,如果语文老师坚持这么做,一定能提高学生的写作水平。只是乐于这样做的老师太少,因为语文老师要付出很多很多啊!可惜在高中我没能这样做,客观原因是应试压力太大,学校鲜有懂语文的内行领导)

                                                                                        (四)

       高中值得肯定的是作文指导开始形成自己的体系,而且对作文指导更多了一些理性的思考。

       第一是最近几年有了自己编拟的作文阅读系列,也可以说是例文系列。作文离不开例文的影响,“例子最值钱”(余映潮老师语)。不管怎么谈创新,初学写作的有益模仿应该是少不了的。比如议论文例文系列包括“入格篇”、“寻常篇”、“举例篇”、“说理篇”、“厚重篇”、“形象篇”、“个性篇”、“段落篇”、“标题篇”等10多个  专题,每个专题都有可资借鉴的一组文章。在新的学校,我的一个计划就是将其编纂成书。我敢说,我的这本书的价值将超过市面上所有相关书籍。

      第二是作文评讲找到了目前我自己认为最好的形式。

       通过多年来对作文评讲的反思与探索,我觉得自己现在实行的评讲方法较之以前最有价值:作文评阅完毕后,选出7——8篇文章打印出来,发至每一个学生,然后进行评讲。评讲文的组合需要灵活多样,比如标题鉴赏+作文升格+佳作选读+教师下水  。这绝对比读几篇学生佳作或者隔靴搔痒评论一下好得多。而且还有一种对学生的鼓励作用,因为每学期你要训练上10次作文,这就意味着有七八十人次的习作能被打印出来,也就意味着全班同学文章都有被选中的机会 。一年下来,就有厚厚一摞了。这几年我把每年的评讲文章装订成册,竟也成为了一种有益的积累。在公安一中,奥赛班语文老师已采用了我这种形式,目前在株洲,也有老师开始借鉴这种方法。

       如果要我总结一下,我觉得作文采用这样的流程应该很好——

      首先是命题,让学生写出第一稿;老师批阅完毕后,选出一组文章打印发给学生,评讲后学生写第二稿;老师再批阅后选精拔萃,对写得特别好的文章进行进一步修改,然后寄往报刊发表  。这是一个比较理想也比较科学的流程,需要老师付出无数的心血。

                                                                                           (五)

        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先哲的话千真万确啊!

        还应该怎样进行新的探索?怎样让学生有更多收获?

       也许,最好的指导方式是让每一个学生喜欢读书。心里萌生了一个计划——其实早就开始做了——编一套学生文章读本,以专题为单元,每单元选择一组文质兼美的文章,让学生诵读。这条路上,也许有旖旎的风光呢!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