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清明祭  

2011-04-03 19:56:32|  分类: 岁月行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明时节雨纷纷。

       我又像往年一样,来到高高的黄土岗,看望九泉之下的父亲。

       父亲在这岗坡上躺了整整15年了。

      都说至亲之人永难忘怀,但父亲的形象其实在逐渐淡出我的记忆,岁月的云烟稀释着他储存于我脑海中的音容笑貌。也许是为了让他在我心头不断鲜活,也许是为了让我的子侄辈能记住一点爷爷的影像,我用拙劣的文笔写过他的鼾声,写过他的大嗓门,写过他的善良,写过他的勤劳,写过他的直率,写过他的粗犷,写过他留于红尘之中的点点余温。

       父亲一生几乎没有什么享受,他临死前的一个小时都在田间地头奔波。

      我们兄弟姐妹也没来得及为他尽孝。在他去世之前,我三个月没回过家。得到他病危消息时,我正在上晚自习。待我赶回家,他已说不出一句话。他最后留给我的是一个手势——我要送他进医院,他艰难地摆了摆手。也许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生命走到了终点。

       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教我给死去的爷爷奶奶写包钱,烧冥钱;每年大年三十团年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带我们三兄弟到爷爷奶奶的坟头祭拜。我对这种祭拜总是不太情愿,可父亲的烧香叩头却极为虔诚。记得成年后有一次我戏谑地问他:“您真相信这坟头下有灵魂么?”父亲沉默半晌,说出了令我深为震撼的一句话:“等到有一天我躺在这坟头中你就明白了。”

      真的,父亲下葬后的第二天凌晨,我在他的坟头呆坐了一个多小时,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他说的那句话的内涵。后来,我将其写成了小小说《无题》,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一个恰当的标题,现在也仍然没有想出。

      每年清明,我都会来到父亲的坟前祭拜。两个弟弟出门在外,只有我离家近些了。

      清明的风搅动着漫天的寒意,让人仿佛置身于冬日;清明的雨编成绵密的雨帘,浇洗着无数祭奠者的思绪。风雨中不时有人带着香纸鞭炮祭祖,空气中弥漫着点点忧伤。

     我和妻冒着风雨烧纸,焚香,磕头。此时此刻,父亲一定不孤单。

      那首曾经感动过我的诗——《清明》漫上心头:

                                                         这雨下了好几千年

                                                          还不停

 

                                                          把一片坟

                                                          淋得透湿

                                                          所有的悲哀和寄托

                                                         都在这里

                                                          跪着磕头

 

                                                         这一天

                                                        死去的人都活着

                                                        和生者谈心

  评论这张
 
阅读(1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