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我们家章特  

2011-04-04 07:49:31|  分类: 温馨片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默认分类 2011-03-18 23:37:36 阅读6 评论1   字号:大中小 订阅


才发现百度空间和网易博客有多好,用神马方式说神马都行,不担心有人来看。
不写应试作文真是轻松,天天跟着章特转,都把我搞紧张了,整天正襟危坐的。
作文能说方言就好了。
我觉得很早就见过章特了。刚进一中时还没中考,学校安排了好多讲座,那个开语文讲座的老师写字和章特好像,好多笔画和别人不一样。我觉得他就是我们章特,可是我眼睛很不好,没看清他的模样。我估计章特自己也不记得了,都是2008年的事情了。
一般老师们上第一堂课都特别给力,高一地理课陈海华老师《逍遥游》都引了好几段。章特的第一节课是早自习,算不上给力,但让人感觉很爽,有大半节课没读书。我最不喜欢读书了,老走神。早自习还发了一些我不喜欢的文章,唯一觉得很好的两句话还是语文讲座上听过了的。其实不喜欢也不是因为文章不好,而是我自己放不下心里的一种偏执。不过总的来说,这个早自习还是很不错的,比胡艳让我们不停地读文言文或是卷子好一万倍。
第一次去章特办公室就掉眼泪了。我没觉得眼泪不争气,眼泪是分不好争气或不争气的。我真是不能相信章特会那么快发现我语文好,我平时没什么特殊表现,考试又一塌糊涂。胡艳“发现”我用了一年,并且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发现。那次考试章特安慰我了,其实他不安慰我也许就不会哭,本来就是自己杯具了自己,他一安慰我就就觉得特别对不起他。
一开始学作文的时候老是不会,我跟章特说的时候他就说我爱多想。有一回我议论文例证出了问题,我说:“我本来想了很多事情,但又想……”话还没说完他就说:“你多想了!”其实我想说的是那些例子都是外国的,我记不清名字了。
我很喜欢作文课章特和我们一起写,欢乐与痛苦我们与共嘛。其实章特写东西很厉害的,什么都会做。胡艳从来不跟我们一起写,我们抗议一下下她还说:“我又不参加高考了,大家是要参加高考的啊。”这都是神马跟神马啊,一个老师当起了,做一个示范能死啊。
前些日子质检二带笔记本进考场复习,坐在前面的一个男孩拿我的语言基础看,翻到对联的时候突然指着一行字问我:“这是你们语文老师写的吧?”我很不爽他这种口气,好像女孩子就不能把字写得有劲道似的。不过那字的确是章特写的,很好看。章特的字总让我想起王昌龄,这里有一个我说不清楚的原因。我们初中的昌平爹爹字也写得顶呱呱,沧桑都露在字表。不过昌平爹爹很喜欢为难我们,第一堂课就让我们学毛爹的《沁园春*雪》,这么一副鬼画符,起笔都不知道在哪里,学得好煎熬。
不久前的一次考试,章特发错了卷子,我打电话给他,在班上闹了不少笑话(主要是陈丹的责任,让邹爽叫我去厕所找她)。事后易其其跟我说,她原想告诉我这样做有暴露手机的可能,后来一想章特那么疼我,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是啊,哪会有事。
最后说作文,很对不起章特。有时候好心疼章特,天天那么用心地看我们泛滥不息的谎言。我有一本作文,是考试要求之外写的。第一次交给章特后,他在班上表扬说十七班的老师很欣赏我。那个时候我有一种巨大的被出卖感,我真以为只有章特看了,因为我只是写给章特看的。后来也就好了,只要他是唯一读完全本的。

                                                                                                                                                   (摘自若水一风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