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刻木观的传说  

2011-06-18 15:44:59|  分类: 红尘韵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淤泥湖畔东北角,有我的老家刻木观。

     每一个地名都应留有岁月的印记 ,地名也许就是鲜活着的方志。

     刻木观因“观”得名。“观”是道教的庙宇,可见“刻木观”的地名与庙宇有关。

     据老人们说,唐宋时期,刻木观庙宇巍峨,车马喧阗,香火鼎盛,五湖四海的香客慕名而来;及至“刻木娘娘”生日,更是人头攒动,狭小的刻木观为之交通拥堵。

    更值得说道的是,老人们言之凿凿:《二十四孝》中“丁兰刻木”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儿时因为文革,几乎所有不革命的书籍都成为了“毒草”,我没法读到《二十四孝》。可因为书上有我老家的传说,便一次次想看看这本书。

     20多岁的时候,我终于读到《二十四孝》了。说实话,对书中的故事,我厌恶大于喜欢。董永卖身葬父、王祥卧冰求鲤、陆绩怀橘遗亲、黄香扇枕温衾等故事还觉不错,可黔娄亲尝粪便就荒唐了,至于郭巨埋儿奉母更是愚昧之至!

    读得最上心的当然是“刻木事亲”。但有关介绍“丁兰”籍贯的文字却让我大跌眼睛,书上注释的丁兰系河南人氏,与我老家毫不搭界。

     当我向老人们告知丁兰籍贯的时候,老人们出现了群体的愤怒,我以前存留于他们脑海中的好感似乎荡然无存。是啊,一个地名能载入书籍该是何等的荣耀,老家具有悠久历史的荣光岂能让我击碎!于是所有的质疑砸向了我,最有价值的当是“你说丁兰刻木不是我们这儿的事儿,那你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这里叫刻木观?”

     我无言以对。你说把书给他们看吧,他们都不识字,其地方志全系口耳相传。

    当然我不能全盘否定“口耳相传”,因为《二十四孝》恐怕也多系民间传说,也许统治者为政治的需要,添加了不少油盐酱醋。没准故事的起源地真是我老家呢,要不老家为什么名曰“刻木观”?看,绕来绕去,我也就沦为他们的同类项了!

     但有一点毋庸置疑,老家人有关“刻木观的传说”比《二十四孝》中记载的生动多了。试作比较——

     《二十四孝》原文如下:

                                           刻木事亲

      汉,丁兰幼丧父母,未得侍奉。而思念劬劳之恩,刻木为像,事之如生。其妻久而不敬,以针戏刺其指,则出血。木像见兰,眼中垂泪。兰问得其情,将妻弃之。有诗为颂,诗曰:

      刻木为父母,形容如在时。寄言诸子侄,各要孝亲帷。

     老家的传说如下:   

    某朝某代某年月,淤泥湖边。

    一丁姓庄稼人几代单传,晚年喜得一子,起名丁兰。丁兰从小娇生惯养,言语粗俗,性情乖戾;长大后更是品行不端,对父母非打即骂。父亲离世后,对老母更是恶言粗语,经常动手动脚。后娶一妻,好吃懒做。老母遂成为家中免费的仆役。

     丁家祖传有几亩薄田。为了活命,丁兰不得不勉强耕种。可他每回下地劳作,老母必得为他忙这忙那。他去耕田,老母得把牛先牵到田边;他去播种,老母先得把种子送上田塍;他去插秧割稻,老母得把饭菜送到田头地角。稍有延迟,轻则恶语相向,重则拳脚相加。

       春耕的某一日,时辰已是晌午。老母的饭菜还没送到,丁兰心头烦躁,怒火升腾。他在田中扶犁歇息,心中酝酿着怎样惩罚老母。

     田头有一棵百年青柳,树干虬曲,枝叶繁茂,浓荫匝地,树颠处的枝桠间参差着一个硕大的乌鸦窝,定格成一幅古朴的乡间风景。

     丁兰顿时来了兴致,他的眼睛盯上了那个乌鸦窝。恰好一只乌鸦飞进窝里,将衔着的食物喂给窝中的老乌鸦。

     丁兰猛然一震,心中涌起一丝愧疚:这小乌鸦孝顺啦!乌鸦都知道反哺长辈,我对老母为什么不能多一点感恩之心呢?

     正在这时,体弱多病的老母提着饭菜,颤颤巍巍地向着青柳走过来。耽搁了儿子的午饭,老母心里发慌,一不留神滑了一脚,篮子里的饭菜泼洒了不少。

     丁兰心头一紧,老母受累了,我得赶紧去搀她一把,向她赎罪。于是他大步向田边跨过去。

     老母看到儿子飞快的脚步,大惊失色,以为又免不了一顿好打。哎,气也受够了,苦也受尽了,泪也流完了,可就是唤不回儿子的孝心,看来只有一死才是最好的解脱吧!

     老母从容地放下饭菜,望了一眼飞奔过来的儿子,几大步朝着青柳撞过去,顿时脑袋开裂,鲜血如注,气息奄奄。

     丁兰抱着老母,悲痛欲绝。刚刚想着向母亲道歉,为母亲养老送终,谁想到老母撞树自尽,魂归黄泉!

     丁兰埋葬了老母,锯倒那棵青柳,截取母亲撞死的那一段树木,雕刻成老母的模样,朝朝暮暮焚香祭拜,哭求九泉之下的老母原谅他的不孝。

     丁兰夜夜哭,日日拜,寝不安,食无味,以前五大三粗的汉子瘦成了一根钓鱼竿。

     乡邻们感动了,他们原谅了丁兰的过去。大家筹集资金,在淤泥湖不远处修起了一座庙观。丁兰将老母的木刻像供奉于庙中,每天长跪不起,每当他叩头叩得血肉模糊之时,木像的双眼中就会渗出殷红的血滴。

      木像眼中滴血的事儿传遍了十里八乡。人们都说丁兰的忏悔感动了神灵。此后跪拜的便多了虔诚的善男信女。

      后来,人们将木刻像尊为“刻木娘娘”。

      再后来,刻木观的地名就流传开了。

      其实,老人们用乡音俚语讲述的传说远比我笔下的文字生动。当初听完传说,我对以前不屑一顾的民间文学突然多了许多好感,其后我有一段时间专门搜集过民间故事,并有好几篇得以发表或收录书中。我不能妄说老家的传说就是一种文化,但我觉得这个传说演绎得相当精彩。你看,它故事曲折,人物鲜活,既立足现实,又不乏浪漫色彩。比之《二十四孝》中“刻木事亲”的故事,至少是文学价值大得多啊!

     据说全国各地叫“刻木观”的有十数处,刻木观的传说也有无数的版本。我写此文并不是想去争辩“刻木观”的真伪,想说的是,从老家刻木观走出了那么多的读书人,有的创业他乡,有的掌权外地,有的留学欧美,可还有多少人记得淤泥湖畔那方钟灵毓秀的土地?有多少人听说过刻木观的动人传说?

      自己一介书生,毕生庸碌,无以报效故园于万一,只能用我拙劣的文字录入“刻木观的传说”,以祈愿天涯海角的游子唤起对淤泥湖边的刻木观的些许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