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遥寄哀思不尽书  

2011-08-04 13:05:12|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悼易先平老师逝世

                                                                                                  (一)

        人在浏阳,惊闻噩耗——高中毕业时的语文老师易先平先生逝世。

        在我的学生时代,欣赏我的语文老师很多,但让我欣赏的语文老师唯有易先平先生。

        这种欣赏绝对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一个班级群体,甚至是易老师教过的所有学生。

        他教我语文是1977年秋季,34年了。但即使放到今天的课堂,我也认为他还会是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

                                                                                                  (二)

       易老师之前的老师们的语文课,很多时候于我是一种折磨。要么是什么都背——背词语背段落大意背中心思想 ,要么是每篇课文机械地讲——从头至尾一句句讲一段段讲但似乎从来没有一句新鲜话。当时我记性特好,同学读背唾沫横飞痛苦得要死,我三五分钟便背得一字不差,剩下的时间我就可以翻看其他没上的课文。最难受的是老师分析课文 ,程序是先读一段,一句句分析,分析完后归纳段落大意;然后再读一段,再一句句分析,再归纳段落大意。几乎所有的语文老师都是这么上课,没有半点新意。这种教法一直到现在我也觉得奇怪:为什么语文课都这么上呢?(其实高中就没有教材了,上课就是读报纸上的大批判文章)

       太难受的时候,我就开小差了。一张桌面上烧出了洞的课桌 谁都不想要,我要过来了。找同学借来一本无皮的小说,放到桌肚洞下,课本放于桌面洞口之前,一只手在桌肚中徐徐推动,我就可以游弋于小说之中了!同桌是铁哥们,不会当克格勃。无论老师口干舌燥,无论同学昏昏欲睡,我,桌肚中有小说,脑海里有情节,胸腔中有人物,心鹜八极,神游万仞,比起那些痛苦着的同胞,幸福着啦!(   这种幸福后来发展到数学课上,以致高中阶段100分的数学试卷,69分成为我的最高纪录,从而导致了高考的出局)

                                                                                            (三)

      尽管语文课我经常开小差,但我的语文绝对是全年级最好的,而且不用加上“之一”二字。后来只要有考试,语文就是第一。这一地位,从初中到高中,无人撼动。

      语文越好的学生越期盼有一个好语文老师。

     其实也谈不上期盼,因为我以为语文课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老师们都这么做嘛。

    1977年9月某日, 易老师走进我们班级了。 40来岁吧,高而瘦,面容清癯,声音沙哑。

     起初没有教材,易老师发给我们的是几页用钢板刻印的字纸,只记得有方纪的《挥手之间》。

     老师开始讲课了,“从此就听到许多新鲜的讲义” ,用鲁迅写藤野先生的话来形容当时我们听课的感受毫不为过。他不一字字一句句分析课文了,也不归纳段落大意中心思想了,他讲《挥手之间》的背景,让我们感受到历史的厚度;他讲 作者与众不同的立意,让我们感受到 思想的高度;他讲作者文中的抒情议论文字,让我们感受到语言的力度。没有一个人讲小话,没有一个人开小差,没有一个人不盯着他的眼睛。

      后来上文言文,全是他给我们抄写的课文,《岳阳楼记》、《张衡传》、《陈涉世家》等等。一边翻译课文,  一边就东拉西扯了。一个典故让你触摸历史,一句诗词带你神交古人,一番宏论让你神思飞越,一则笑话叫你笑破肚肠。他是不笑的,实在忍不住了,教本盖住鼻梁,剩下的是一双眼睛,朝着我们闪闪烁烁。

         他从不批评人,从不。很少表扬人,绝少。

                                                                                           (四)

      他欣赏我是从写作文开始的。

      我擅长的是写记叙文和散文。记叙文我善于编故事,因为小说读得多;散文有我自己的语言,因为读书 词汇积攒得较多。

      他从不说我作文写得好 ,只是每次作文评讲都拿我的文章做范文读给同学们听。 也从未给我说过什么鼓励的话,有一次让我把我写的散文《当我唱起东方红的时候》用材料纸 誊抄一遍,说是要推荐去编一本什么书。不久他对我说没赶上时间,这事便流产了。其实当时他告诉我要推荐出去时我是很激动了一番的。

     高考前夕,他选编了文理两个重点班的10篇文章,结集为一本薄薄的《优秀作文选》,每个学生一册。我的文章竟然占了7篇,这让我大出风头,同学们都说是我的个人专集。

    毕业回家,我的书籍试卷什么的全扔光了,唯一带回家的只有那本《优秀作文选》。

    正是这本作文选,让我错误地认为自己的文章能写出点名堂,以至一直拿笔涂抹到如今;也是这本作文选,让我正确地当上了一个语文老师,一直探索到现在。

                                                                                             (五)

    两件小事至今记忆犹新。

    某一天,易老师突然皮笑肉不笑地问我:“你见过的野兽有几个口?”

     我莫名其妙:“一个口啊。”

    “跟我走。我带你去看两个口的野兽。”

    他走,我也走。心里头挺纳闷:哪里有两个口的野兽呀?

    走进他办公室,他拿出我的作文本,指着“野兽”一词,“看看吧,野兽两个口呢。”

    原来,我把“野兽”的“兽”下面的“口”写成了“日”。我这样写了好多年,可他这么一教训,你还会错吗?

     另一件是某天我正读杨沫的《青春之歌》,他幽灵般地出现在我面前,拿过书一看封面(这是我学生时代读到的唯一有封面的小说):“《青春之歌》是毒草呢,报纸上好多批判文章哟。”说完拿着书走远了。

     这可怎么办?书是借的呀!志龙、小何、先云几个书友紧急商量对策。先云的决策最好:他姐夫是学校体育老师,过些天让他姐夫把书要回来。最担心的是因为书是毒草,闹到校长那里就麻烦了。

    过了几天,易老师把书还我,一句话也没说。

    我们后来得出的结论是,他自己想看“毒草”,中毒完毕后就还回来了。不久我发现他拿一本曲波的《山呼海啸》在读,表明他是喜欢小说的。

                                                                                              (六)

      易老师给我的影响是终生的。

      他上课不拘格套,生动活泼,迄今一直影响着我的课堂。

      他把文章刻印出来发给学生阅读,现在我也喜欢把学生作文打印下发后评讲。

      他是我学生时代见过的唯一写下水作文的老师,至今还记得他写过的一篇文章是《在大喜的日子里》。现在我也坚持写下水文,也许我的文章比他写得多,也写得比他好,但肯定得益于他的影响 。   

      他让我明白,一个优秀的语文老师,教学生分数绝对不是第一位的,对学生的影响应该是第一位的,语文老师最大的成功是让学生喜欢语文,继而养成爱读爱写的习惯,并能 终生受益。作为一个语文老师,在应试教育的高压下,我做得也许远远不及易老师,但我的确是在从这一方面努力。

      他的语文课的魅力,影响的何止我一人!同学聚会,没有哪一次不提到他。  去年小何、志龙我们年前小聚,谈起的唯一一个高中老师就是他。

     一个语文老师能当到他这种境界,多么不简单!要知道,他没有文凭,据说只是读过高小。而且因为没有文凭,退休前才评上高级职称。他在一中工作期间,名气也不甚大。同学谈起他后,总会对我说:“你比他名气大多了!”

     只有我知道,一个老师真正的名气不是吹出来的,而是经过时间和空间的蒸馏后留在无数学生心中的恒久的记忆啊!                                                                                    

                                                                                                (七)

     我毕业回家后,他先是任教于孟溪 中学,后是三中,最后是一中。记得我在初中任教时,碰到过他几次,彼此话语不多,但每次 他都说过同样的话:“听说你很不错,到不到一中去?” 我一直很敬畏他,怕他是在揶揄我,赶紧摆手谢绝。

     我到一中时,他已退休几年,退休后他一直在远方的儿子、女儿家,记忆中只匆匆见过三两次。

       我对他似乎没有更多的言语交流,也没有去看过他。但我把对他的记忆写成了文字。大概是1995年吧,我以《老师的眼睛》为题,写了一篇回忆他的散文,文章获得了全国级的二等奖,我的头像刊在杂志上,可文章不知为何没发表出来。因几次搬家,底稿已经失散,后来找了几次也没找着,遗憾!

      2006年吧,公安电视台为我拍摄了一部专题短片。记者问我对我学生时代影响最大的老师,我说是“易先平老师”;后来宣传部全县宣讲我的所谓业绩,我也提到了易老师对我的影响。我和易老师的交往的确不多,但我对他的敬慕却一直没有中断。

      这一切,他从来不知道,我也无意让他知晓。

                                                                                              (八)

      老师,今天的文字,您更无法知晓了。

      我知道,您生病期间,那些功成名就的同学曾守候于您的病榻;您逝去之日,四面八方的学生会祭奠于您的灵前。水远山隔,封闭于浏阳集训的我,无法赶来为您献上一束白花了,这将是我心中永远的愧疚!     

      暮云薄薄多苍茫,落日余晖遣悲怆。

      独自伫立于浏阳银天大酒店十楼的阳台,夕阳如血,河水呜咽。老师您的音容笑貌鲜活在远山的落日里,您沙哑的声音复活于浏阳河水的涛声中。

      我知道 献花磕头的学生很多,我不知道写文章缅怀您的学生有多少。既然您在我的学生时代那么欣赏我的文章,我就用没有长进的文字来为您唱一首挽歌吧!

     愿我的文字连缀成一束束白花,永远静默于我敬爱的老师的墓前……

                                                                                                             (2011年8月4日于株洲)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