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绝知此事要躬行  

2011-10-26 23:21:31|  分类: 教坛烟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下水文的闲言碎语

                                                                            (1)

      我不知道全国有多少语文老师写下水文。

      我只知道,我当了8年小学语文老师,除我之外,没有一位语文同事写过一篇给小学生读的下水文章。

       初中16年,我的身边还有三两个能读善写的语文教师朋友,其他都是只叫学生写文章而自己从不动笔的语文老师。

       进入高中,我以为堂堂县一中,怎么也能找到几个舞文弄墨之人,可基本上是我在孤军奋战。所不同的是听到了从不写文章的同事的揶揄:“人家文学评论家从不写文学作品,不也评得有板有眼吗?”    我无语,只是很想问一句:文学评论不也是文章吗?

       再则,“朱建华跳过了2.37米,而他的教练胡鸿飞跳得并不高;刘翔是亚洲飞人,他的教练孙海平跑得并不快”。我哑然,只是很想说一声:中国乒乓球、羽毛球、体操、跳水运动几十年长盛不衰,不就因为教练员都曾是世界冠军吗?

       还有,“下水文限制学生思维”——我哭笑不得。自己写过那么多下水文,似乎从没听学生说限制他们思维啊,我倒是多次看到学生兴奋的笑脸,听到过他们真诚的掌声。

      来到株洲,语文老师们听我上了一节作文指导课,学案中有我的文章。有老师对我写下水文大加赞赏——恐怕大家也是动口多动手少吧?

     我估计,全国语文老师动笔写下水文的最多十分之一,最多。

     有十分之一吗?不敢妄断。                                                                           

                                                                              (2)

      我忽然为学生鸣不平起来。

     你看数理化老师,哪个不是天天解题?你看音乐老师,谁个不能引吭高歌?你看体育老师,腾挪闪转  ,青春的弧线诉说着运动的洒脱;你看美术老师,赤橙黄绿,挥舞的画笔涂抹着生活的色彩……语文老师写文章,不也像其他老师的示范一样,是自己教学的一种常态吗?

     为什么一种常态变得如许艰难——绝大多数语文老师不想一试呢?

      语文老师自己虽然不写作文,但讲起作文来可是有板有眼、头头是道 :审题要准确,立意要深刻,选材要新颖,构思要别致,语言要生动……仿佛天下写文章的秘诀皆备于我,仿佛天下的好文章我都能写出来,仿佛没有什么样的文章我不能写,可如果有学生斗胆说上一句:“老师您这么会讲,能写一篇给我们看看吗?”

      如同学生要求理科老师给解题一样,学生的要求完全合情合理,可我们语文老师有多少能爽快地应承呢?

      当然这只是一种假设,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大胆的学生,所以我们的语文老师不必汗颜,所以我们的语文老师不用害怕,所以我们的语文老师尽可继续在作文课堂上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所以我们的语文老师尽可在学生作文评语中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这不能不说是语文老师的悲哀。

     记得初中时,我曾为此大发感喟,一气呵成写就了一篇随笔——《请你拿起笔》,呼吁语文老师写文章。随笔写得酣畅淋漓,自我感觉特好。后来在校刊登载出来,可惜现在恐怕找不到了。

                                                                               (3)

    我的文字涂抹源于对写文章的一种爱好。

    年轻时的文学梦做得温馨而浪漫,可惜在一场关乎生命的神经衰弱的折磨下停摆了。但心中的文学情结仍然偶尔卷动着情感的潮汐,因为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唯觉诉诸笔端方有真正宣泄的快感。

     文学之梦虽然搁浅,但文字的诉求欲望长存心间。尽管后来的论文写作似乎也能浇洗一些心中的块垒,但仍觉与文学相去甚远,不能真正医疾疗伤,所以遗憾常常啮咬着心房

     心血来潮的时候,笔墨是无法封冻的。看到学生龙飞凤舞,我也就蠢蠢欲动了。与其说是自己不写文章怕讲作文没底气,毋宁说是学生写作的快乐或苦痛撩拨着我心中的欲望。

     教小学时的下水文篇幅简短,主要是表现一点童真童趣,只是现在只言片语也找不到了。

     初中跟随学生写同题作文主要是微型议论文,笔记本迄今保存完好;写的其他文章也会读给学生听;做得更多的是学生作文升格,一升格大多数文章就都发表了,最多的是在同一本杂志上一次发表了我班学生的9篇作文,全班一篇欢腾。以后的下水文如《锅碗瓢盆交响曲》之类也作为例文纷纷发表。学生以及不少家长都把我传说得很神奇,就连教数学的朋友也赞扬我能做其他语文老师所不愿做不敢做不能做的事——跟学生一同写文章。

    1993年,为了检验自己的作文能力,我参加了一次全国“文心杯”教师作文大赛 ,没想到所写的《童心赋》获得了初中组一等奖的第一名。文章发表后,我先后收到了200多封读者来信,主要是学生和老师。难以一一回复,只得借助杂志发表了一封答谢信。

     应该说,这时我才对上作文课、指导学生作文 有了一些底气。 

                                                                        (4)

      进入高中时,尽管我头上顶着“特级”的头衔,但心中依然充满着惶惑。如同后来我跟儿子说的:你的名牌大学研究生的文凭就跟我的特级教师的证书一样,都不过是一张纸。这张纸是证明不了你的实力的,能做证明的唯有工作中的能力。

      我能写好高中的文章吗?战战兢兢中,2003年我拿起笔,再次参加“文心杯”教师作文大赛,这次是高中组。竞赛揭晓,《我心中的语文》获得高中教师组一等奖第一名。这次读者来信倒是不多,但文章的影响大多了。《作文》率先作为优秀文章向高中生推荐,后来湖北《中学语文》选载,一直到2010年,《中学生》杂志还将其作为美文刊发。有趣的是2007年,江西高考作文题与“语文”相关,一考生截取了我这篇文章中的3个段落敷衍成文,居然获得了满分。文章后来在《语文月刊》上发表,文后附有老师精彩的点评。我哑然失笑——这个学生记性太好了,居然能把我的文章段落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因为有了自己常写文章的铺垫,我对作文指导储蓄了更多理性的思考。2004年,我编著的《中学生创新作文100招》(中考卷和高考卷两册)由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余映潮老师大加赞赏,花了一整天(据他说)欣然为两书作序。说实话,我对编辑部拟定的这个书名颇有微词,主要是应试气息太浓,而我那两本书的初衷不是仅仅定位于应试的。这套书成为全国作文指导类畅销书。随后,我又出版了《影响中学生的100篇作文》(5卷本),然后又担任了顾之川先生任主编的《作文教程》10卷本初中部分(4卷)的实际主编工作 。

     那几年因为出书,特别忙碌,下水文写得相对少,只是偶尔为之。但心中常怀不安,总觉得没有尽到一个语文老师的责任。2007年以后,因为拒绝为应试教育呐喊助威,所有编书活动基本停止,功利之心日趋淡薄。于是,我又开始和学生一道写文章了。

                                                                        (5)

     一个写文章的老师特别能感受学生写作的甘苦。学生文章出彩了,你会拍案叫好;学生文章写砸了,你会仰天长叹;学生文章局部出现瑕疵,你会欷歔不已;学生文章完全找不着北,你会默然无言……

    我发现,不写文章的老师喜欢怪罪学生,而写文章的老师多爱反省自己——我为什么就没有办法让学生提高呢? 

    我发现,只读不写的老师极易眼高手低,而能读善写的老师往往 客观公正——我为什么就不能从学生的角度多多思考呢?

     我发现,不写文章的老师评价作文多以个人好恶判定文章优劣,而写文章的老师多能理性评定文章好坏——缺失了理性还哪有像样的标准呢?

     我发现,不写文章的老师基本不能容忍学生作文的另类,而写文章的老师却渴望着学生文章中个性之花的绽放——流失了个性哪里还有真正的佳作呢?

     我发现……

     我相信,不写文章的老师都会对我的这些看法嗤之以鼻!

     所以,我拒绝参加高考作文评卷——一次也没参加,尽管我有过多次机会。

     我实在怕与那些自己从不写文章而常常以高考阅卷专家自居的人一道对学生的文章“生杀予夺”,一篇高考作文,阅卷时90秒钟定生死,比我平时改作文快了几倍,能分出个子丑寅卯吗?

     我相信,参加高考阅卷的老师看到这些一定会暴跳如雷。

                                                                                (6)

     不是我自命不凡,而是我看见过不少优秀作文的遭遇。兹举一例——

      初中时,读到子微的《小院中,有一棵老树》,我深为惊叹:一个初三女孩竟能写出这样的作文,太不可思议了!可当我将文章给老师们看时,竟无一喝彩,都觉得文章是无主题变奏。

    我对子微说:这是难得的佳作,总有人会识货。

    子微进高中后,将文章给他的语文老师看,语文老师倒是比我负责,作文改得一片红,批语数百字,但指出的问题一大堆,最主要的是主题不明。

    读着老师的批语,我忽然悲从中来——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啊?

    幸好广西师大中文系欧阳若修教授回来探亲,老人写过不少作品,曾多次担任高考阅卷组长。我拿着文章 去请教 ,老人已经双目失明,我只能把文章读给他听。我读得很慢,深恐他听不明白。哪知我刚读完,老人击掌叫好:“佳作!佳作啊!”  

    接下来我读了高中那位老师的评语,老人怒不可遏:“一派胡言!误人子弟!”

   当着我们几个语文老师的面,教授对文章进行了全方位的解读,说出了我想说的话,于语文老师可谓醍醐灌顶。

      老人对子微非常欣赏,后来将其招到广西师大中文系。我也把她的文章编进了我出版的一部书中  。

    并非我有什么慧眼,应该说首先是多年来的读书给了我思想,然后就是长期的笔耕墨染给了我眼力——我多次告诫自己:决不能让任何一个有作文才华的学生在我这里埋没!

                                                                       (7)

     从2008年开始,我的下水文写得多了起来;2009年、2010年一直在写:2011年几乎每次都和学生一同写作。

      我力争每篇下水文章都能有所变化,都能有一点创意。

      我为自己的下水拟好了一句广告词:如果写作是一种幸福,我愿和同学们一同享受:如果写作是一种痛苦,我愿和同学们一同忍受。

     我在博客中开设了两个栏目:“小楫轻舟”辑录下水文章,“星星点灯”收载段落示范。

     “小楫轻舟”中的文章偶尔作为例文发表,或者与我的论文一同刊发,或者在友人编著的书中选录。

     去年10月吧,国内知名语文杂志《中学语文教学参考》发表了我的长篇文章——《“作文下水”方法初探》,这标志着我的下水示范步入了一方新天地。

                                                                       (8)

       想起了一个语文教师朋友的话语:一个自己不写文章的语文老师再优秀也只能打70分,一个自己写文章的语文老师再蹩脚也能打80分。

        此言是否偏激?我无法评说。但我一直记得陆放翁的名句:“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此生只想再出版两本书,一本是我的语言积累——《妙笔生花》,另一本就是我的下水文——《小楫轻舟》。可应试的书有人出版,而我这两样似乎都与应试的关系不大,恐怕无人问津呢!

      别想着出书吧,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朝着远方跋涉啊!

            

     

   

          

    

      

           

  评论这张
 
阅读(90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