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株洲的方言  

2012-02-18 09:56:33|  分类: 人在株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株洲属于哪一方言区我没有考证。

         到株洲快满8个月了,但株洲的方言仍让我一头云雾。

         学生的普通话濡染着浓浓的株洲韵味,虽然能听懂,但总觉得有一种怪怪的音调,听着让你别扭。

         家长的电话交流基本只能听懂几个词语,也许通过我自己努力的衔接、勾连、组合,大致能组成半通不通的句子,从而“领悟”其话语梗概;当面来交流的家长,在我“请您慢点说”的反复要求下,或许能听懂六七分。

        如果两个株洲人用方言讲话,你就只有干瞪眼了,听凭他们眉飞色舞,笑口大开,而你,基本上是在几个稍稍能懂的词语中揣摩他们的喜怒哀乐。

        听到攸县方言,你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中国的国度。是日语?不像;是韩语,不对;有人说是“鸟语”,可鸟语你也会听出催春布谷的“豌豆八哥,割麦插禾”,还有子规的“行不得也哥哥”;而攸县人对话我竟连一个词根也没法听清,估计连鸟也没法听懂!难怪湖南的老师也开玩笑说攸县方言是最接近于鸟语和兽语的。

       不懂株洲方言,就难以形成言语交际链,生活似乎平添了几多麻烦。

      到厨房买早点,从来不敢与服务员多言,因为她的讯问大体不懂。所以多是指指点点,用“哑语”与之交流。她拿给你馒头就吃馒头,她拿给你包子就吃包子,她拿给你花卷就吃花卷,基本上属于“被早点”。有时也想与之沟通,让早餐能随心所欲,可没等我说完两句,她已经不耐烦了,声音提高了分贝,瞬时如同吵架一般,吓得我赶紧溜之大吉。天哪,该不是在用方言骂我吧?

      不知为什么,我后来与学校从事后勤工作的株洲女性讲话,都觉得她们是在跟我吵架。

      与方言有关的故事每天都在延续,颇为有趣,兹录几则——

       快递公司电话:到henglie公司领邮件。问:“哪个henglie公司?”答:“henglie公司就是henglie公司唦!”再问,声音高得几乎要刺穿你的耳膜:“就是henglie的henglie公司!”多方打听,几经周折,原来是“枫叶公司”。

      每天都有一老妪走过我的办公室,口中问着一句话,我音译为“youlaijimao?”我一点也不懂,也不敢问,因为越问越不懂。她每天来一次,我每天也就听一次。大约5个月后,终于听懂了,是“有垃圾冇?”翻译为普通话是“(你办公室)有垃圾没有?”

       某天早自习,学生读书。一老奶奶在教室门前向我招手。招手是“动态”语言,我懂。我走出去,老奶奶发话了:“找一哈子qin-yi-fei。”我听出是要找班上的一个同学,音译是“秦一飞”。有这个人吗?没有吧?可老奶奶坚持说在我们班。于是我把所有的与这个谐音的“秦逸非”、“秦易菲”、“秦亦芬”……都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真的没这个人,而且班上连姓“秦”的同学也没有。尴尬了老半天,有个男生出来翻译才弄明白,原来她要找的是“陈颖慧”。

      家长会刚结束,一女生带着她妈妈到我办公室,谈论的话题当然是孩子的学习情况。我只能听懂“词”而听不懂“句”。于是,妈妈说一句女儿翻译一句。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篇文章,说是当年陈伯达给大会作报告,浓浓的闽方言大家都听不懂,只好他讲一句别人翻译一句。没想到我也这样了,真是哭笑不得!

      听不懂就有很多感慨:方言真是太神秘啦,神秘得让你无法破译!咱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这方言也是精深博大啊!

  评论这张
 
阅读(185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