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泥脚印  

2012-03-05 16:17:03|  分类: 毫端蕴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建       陈彦君

     几年前,家乡还不算特别富裕。今日的水泥柏油路,昔日还是实实在在的黄土路。我总是在黄土路上乐此不疲地嬉戏着那断续又无序的宛如小溪小涧的泥脚印。

      泥脚印是姨母留下的。

      姨母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妇,砍柴,喂猪,烧饭,碾谷子……样样都是行家里手。姨母有个癖好,无论是上山砍柴还是收获稻谷,总不穿鞋。这也许是她与生她养她的这块土地的窃窃私语吧。然而那路还只是黄土地,她踩在上面,像是踩在大地的音符上,身后那绵延好几里的泥脚印,就成了田园牧歌。

       印象中的那段日子,我在门口顽皮地张望,总是期待姨母归来,然后飞也似地跑过去将泥脚印踩乱。

       儿时的天真,总是令人神往的,哪怕是有点“犯上”。

       “姨母收稻子回来罗!”姨母从远处走来,蓊蓊郁郁的山头,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灯光,大地被笼上了一层暗黄。

      她渐渐地近了,近了,走到黄土地边上,走进那小巷,那是一条倾圮的小巷。

      她留下一个凹凸不平、又深又不规则的泥脚印。黏稠的黄土在下过雨后便有了几分的泥泞。她背上是有如山一般的稻谷堆,压得她像久年未用的老弓似的,僵硬地盘曲着。若不是有这般地不屈与朴实,若不是有这般的善良与深沉,若不是有这般的坚持与较真,这凹陷得令人心酸的泥脚印又何以这般温暖与厚重?

      我穿着鞋,顺着姨母离去的方向一腿一脚地踏进泥脚印里。泥脚印里还有一些扁平了的草根与落叶片。伴着夕阳的余晖,我心花怒放地在泥脚印上旋转起来,像天上翱翔的白天鹅飘落下的羽毛一般轻盈。我携着羽毛,在温暖的泥脚印里飞舞着田园牧歌的梦。

       姨母曾说:“踩着黄泥很温暖。”

      但泥脚印渐渐在夕阳的默契交接中变小了……

      没几年,铺天盖地的冰冷的水泥板沉重地打在脆弱的泥土上,没有柔软,没有温暖,没有脚印。

       稻田的无拘无束被冰冷的水泥墙禁锢成了沉重的叹息,姨母不能去干农活了。望着车水马龙的大街,她的心里只有不安和无奈。她想过出去走走,但脚总是不听使唤地疼。

      泥脚印被永远地尘封在这又厚又冷的水泥板下,憋屈得透不过气来。

      我再不能踩泥脚印了,这大自然质朴的田园牧歌只能深藏在心里。但对泥脚印的期盼与执着不会随着年华逝去。

      孤独地走在冰冷的水泥板上,我不禁心头一颤:何时能重温那温暖的泥脚印?——那天真、质朴的田园牧歌?

                                            (第17届中华“圣陶杯”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