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一瓶腌萝卡  

2012-03-09 09:45:08|  分类: 毫端蕴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瓶腌萝卜”是宿舍姐妹们对我的戏称,因为我每星期从家里回来总要带一瓶妈妈自己做的腌萝卜,她们没有嫌弃过,可是我却难以接受,为什么她们从家里回来都可以带牛奶之类的补品,而我只有一瓶一文不值的腌萝卜?我越想越委屈,决定这次回家不再带腌萝卜。

早晨一起床,就看见了床头的那瓶腌萝卜,心里一下子火了起来,看都没有看,“啪”的一声响,那瓶萝卜就在地上开了肚,紫红的腌萝卜现在更紫了,还有些黑。我心中一阵狂喜,有种说不出的快感。

妈妈闻声从堂屋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了!”听到这急促又有些喘的声音,我又开始烦了,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啊,这怎么砸了?”我这下更火了,“不小心碰的,喊什么喊!”我明显感觉到她的错愕。她一直都是这样,谁对她吼一句,她就会手足无措。我闭上眼睛,听到玻璃和地面的摩擦声,她肯定把那瓶萝卜拾起来了,唉,没有办法,无药可救了。

我看见她手里拿着腌萝卜出去了,那个唯唯诺诺,一副农村妇女的样子让我更窝火。

我下午回校的时候,母亲把一袋用塑料袋装好的腌萝卜要塞到我的包里,被我擒了出来,塞在门后,我没有带腌萝卜去学校,这应该是称了我的心意,可为什么我会有些失落?

总有些不安,晚上上自习时,满眼怎么都是那些散落在地上的腌萝卜,恍惚间听到有同学叫我,一转脸是妈妈站在教室外,她瑟瑟地站在那里,手里抱着一箱牛奶,她没有理会我的惊讶,只是和平时一样,慢条斯理,带着浓浓的口音开口:“我闺女学习累了就喝点这个,人都说这补脑呢!”她很慎重地让我抱着,从里面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手绢,她一层一层地打开,里面是一层报纸,又一层层地打开,她的手不是因为冷还是太累了,一直在颤而我也在抖,当她打开小包,把一卷卷的整整齐齐的,最大面值二十元的零钞递给我时,我才发现我已泪流满面。

然后妈妈说什么我也听不清楚了,只是一个劲儿点头,后来知道那晚妈妈是走回家的,而那段路我坐车也要一个小时,再走半个小时的泥路。

从那以后,我又照常带腌萝卜,那箱奶我也没有喝,因为它不能喝,它过期一年多了,我没有告诉妈妈。

有些事情我明白了,爱是免费的,一瓶腌萝卜是一文不值,但对于我来说,它是无价的,对于室友们的戏称,我也能坦然接受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