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在语文的蓝天上飞翔(三)  

2012-09-05 16:20: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积累——智慧的屐痕

        书籍无疑是营养丰富的琼浆,你读了很多书,文学、历史、政治、经济、军事、科技……起初津津有味,随后一鳞半爪,最后烟消云散。很多人感慨:为什么就记不住?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忘越快?有时明明到了嘴边,却一下说不出;有时明明到了脑海,却一下想不到。于是长吁短叹,于是抓耳挠腮,于是怨天尤人…… 

      能不能想个法儿治治这种健忘症?

      当然能!这个法儿就是拿起笔来,敲起键盘来,丰厚自己的积累。

       知识在于积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语文学习,如果缺失了积累,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对一个人来说,知识成板块状,能力成线条状。这“板块状”的知识就是积累的一种集合。

      积累如同存款,存款越多,利息越多,取用也就越方便。

      积累其实是一个颇为宽泛的概念,这里专门谈及的是一种阅读后的集纳、提炼、整合,并通过笔记或者电脑,使其固化为一种可以永远翻阅、查找的系列资料。

      好记性不如歹笔头。

      眼过千遍不如手过一遍。

      看看明末散文家张溥的积累毅力——

      张溥从小勤学,所读书必手抄,抄完后必诵读,读后即焚,焚后又抄,再读,再焚,再抄,“如是者凡六、七遍始已”,因而他将其书斋取名为“七录斋”。学识就是在这种周而复始的积淀中与日俱增,文章也就在这种近乎愚笨的折腾中渐臻化境,其《五人墓碑记》慷慨激昂,大义凛然,迄今仍是中学生的必读篇目。

      看看历史学家顾颉刚的积累方式——

      顾颉刚在《史林杂记》一书中写道:“予生于封建家庭,两岁即认字,五岁即诵经,以长者期之殷切,脑力摧残过剧,七八岁即已陷于神经衰弱之苦况。读时岁了了,掩卷旋茫然。所以尚能从事于考索之业者,只缘个人习性乐于以写代其记忆也。”早在上世纪20年代初期,他每天即以“抄写代其记忆”,数十年如一日,摘抄了600多万字的材料,写满了200多个笔记本。可以说,他在史学上的巨大成就,与其抄录式的积累大有关系。

      看看文学大师钱钟书的积累功夫——

      很多人惊叹于钱先生纵横的才气、广博的知识与独到的见地,感叹于钱先生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很少有人想到钱先生成百上千册读书笔记。他酷爱读书,坚持笔记;不仅读一遍两遍,还会读三遍四遍,笔记上不断地添补。所以他读的书虽然很多,也不易遗忘。
      做笔记很费时间,他做一遍笔记的时间,约莫是读这本书的一倍。夫人杨绛回忆:“
  钟书读书做笔记成了习惯。笔记从国外到国内,从上海到北京,从一个宿舍到另一个宿舍,从铁箱、木箱、纸箱,以至麻袋、枕套里出出进进,几经折磨,有部分笔记本已字迹模糊,纸张破损。钟书每天总爱翻阅一两册中文或外文笔记,常把精彩的片段读给我听。”       

      钱钟书去世后,有人找出大量笔记,经反复整理,分出三类。
      第一类是外文笔记(外文包括英、法、德、意、西班牙、拉丁文)。除了极小部分是用两个指头在打字机上打的,其余全是手抄。笔记上还记有书目和重要的版本以及原文的页数。自从摆脱了读学位的羁束,就肆意读书。英国文学,在他已有些基础。他又循序攻读法国文学,从15世纪到19世纪而20世纪;也同样攻读德国文学、意大利文学的历代重要作品,一部一部细读,并勤勤谨谨地做笔记。这样,他又为自己打下了法、德、意大利的文学基础。以后,他就随遇而读。他的笔记,常前后互相引证参考,所以这些笔记本很难编排。后恰逢翻译《围城》的德国汉学家莫宜佳博士(ProfessorDr.MonikaMotsch)来北京,杨绛遂请她帮忙编排。她看到目录和片断内容,“馋”得下一年暑假借机会又到北京来,编排了全部外文笔记。笔记本共178册,还有打字稿若干页,全部外文笔记共34000多页。
      第二是中文笔记。他这些笔记,都附带自己的议论,亦常常前后参考、互相引证。以后的笔记他都亲自记下书目,也偶有少许批语。中文笔记和外文笔记的数量,大致不相上下。
     第三类是“日札”——读书心得。日札共23册、2000多页,分802则。每一则只有数目,没有篇目。日札基本上是用中文写的,杂有大量外文,有时连着几则都是外文。不论古今中外,从博雅精深的历代经典名著,到通俗的小说院本,以至村谣俚语,他都互相参考引证,融会贯通,而心有所得,但这点“心得”还待写成文章,才能成为他的著作。《管锥编》里的文章,都是日札里的心得经发挥充实而写成的文章。    
     

    看看一代伟人毛泽东的积累习惯——

   毛泽东不动笔墨不读书,他涉猎广泛,文史经哲,无所不读。他虽然过目成诵,记忆超人,但读书非动笔写写画画不可。只要他读过的书,字里行间的空白处常常密密麻麻写满了评语和随感。一部《二十四史》他不知读了多少遍,也不知写了多少评语!

    曾有同学说做学问需要积累,当小说家、诗人什么的只要有想象力就行。那我们就看看文学家们怎么做的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