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岳阳楼墨迹  

2013-03-28 21:30:57|  分类: 湖湘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着一班叽叽喳喳的高一学生来到了据说有着2500年历史的岳阳。

      岳阳于我毫不陌生。来到株洲后,每次回归故园,岳阳是必经之地。

      岳阳楼也有几分熟悉,上世纪80年代中期,第一次登临岳阳楼;90年代末期,第二次重登岳阳楼;今天,第三次登楼了。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记得当年第一次来时是8月初,登楼的印象早已模糊,洞庭湖八月的气势仍存储着记忆的残片,“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的景象确如范仲淹笔下优美的描述,“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的气概多少也能找到一些感觉。也许是初次登临的新鲜,也许是高中时能够倒背的《岳阳楼记》文字的感召,对岳阳楼充满了敬重。

      今天的登楼似无新意,一楼《岳阳楼记》的牌匾赝品依旧,二楼张照的书法真迹依旧,楼上楼下的匾额、对联依旧,导游数十年不变的解说依旧。

      毫无新意的岳阳楼,你靠什么吸引古今中外的游客?

      传说中的吕洞宾留情岳阳,“三醉岳阳人不识,朗吟飞过洞庭湖”,应该是这名甲天下的洞庭之水;李太白钟情岳阳,“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也许是这朗照古今的洞庭之月;崔珏寄情岳阳,“楼上北风斜卷席,湖中西日倒衔山”,或许是这别有韵味的湖中之山;至于唐寅留下的文字,更非岳阳楼的风姿风采:“巴陵城西湖上楼,楼前波影涵清秋。数点征帆天际落,不知谁是五湖舟”,多少有点禅外之味,是想到了归隐林泉、泛舟五湖的范蠡?

     答案藏在那幅闻名遐迩的长联中吗?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潴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答案写在二楼那幅流传广远的对联上吗?

         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上心头

         更好的答案应该是范文正公震古铄今的名句吧——

        “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谁人有如许的胸襟和气度?

        宋人林正大曾以“水调歌头”的词牌,试图浓缩《岳阳楼记》的意境——

         欲状巴陵胜,千古岳之阳。洞庭在目远衔,山色俯长江。浩浩横无际涯,爽气北通巫峡,南去极潇湘。骚人与迁客,览物兴犹长。

         锦鳞泳,汀兰郁,水鸥翔。波澜万顷,碧色上下一天光。皓月浮金千里,把酒登楼对景,喜极自洋洋。忧乐有谁会?宠辱两俱忘。

        林老夫子也许为自己把握了范公文中的精华而得意吧?殊不知,仅有“宠辱两俱忘”仍旧是胸中“小我”的吐纳,范公的先忧后乐的情怀岂是“宠辱”二字所能涵盖?

         我敢说,熙熙攘攘的游客就是奔着这两句名言而来啊!

          蓦然,年轻时读过的纪宇的《风流歌》中的句子跃入脑际——

                     多少次啊,我伴志士同登楼,

                     高声唱:“先天下之忧而忧”……

         忧以天下,乐以天下,这是何等境界啊!

           

                                  

  评论这张
 
阅读(2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