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喜爱蒋捷  

2013-04-17 21:21:26|  分类: 岁月行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已说不清是从哪一天开始喜欢蒋捷的了。

       其实在高手如林的宋代词坛上,蒋捷并非大名鼎鼎。我看到的蒋捷生平,大多写的是“生卒年不详”。一个生死也未被人弄得太明白的人,其地位恐怕难称显赫了。

        但我,偏偏钟情于其词。

        读读《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经历了多少世态炎凉?攒聚了多少岁月沧桑?要不诗句何以写得如许悲壮苍凉!豪放派的清奇、婉约派的蕴藉,竟能糅合得这样韵味悠长!

      读读《一剪梅.舟过吴江》——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萧萧,雨又飘飘。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依稀记得余秋雨写过的散文《吴江船》,依稀记得不知谁人吟过的“枫落吴江冷”的诗句。哦,吴江,你从何时开始存盘万千骚人的背影?你从何日开始驮载古今名士的沧桑?蒋捷笔下浓缩的恐怕不只是游子之思吧?萧萧的风,飘飘的雨,洞穿的是生命的冷寂么?点点流光,抛下的岂止是岁月的落叶?樱桃红过,芭蕉重绿,潜伏了人生行旅上的多少凄清和苍凉? 

       还记得昔年背过的那首《梅花引.荆溪阻雪》——

       白鸥问我泊孤舟,是身留,是心留?心若留时,何事锁眉头?风拍小帘灯晕舞,对闲影,冷清清,忆旧游。

       旧游旧游今在否?花外楼,柳下舟。梦也梦也梦不到,寒水空流。漠漠黄云,湿透木棉裘。都道无人愁似我,今夜雪,有梅花,似我愁。 

     白鸥,是你在问孤舟的皈依吗?你问得出孤舟一叶飘向何方?你问得出雪中梅花弄出的羁旅之愁?

     人在株洲,身为异乡之客,这首梅花引就成为消愁的酒韵了。

     其他的句子大多只有记忆的残片了——

     “也学那陶潜,篱栽些菊,依他杜甫,园种些蔬”,“风刀快,剪尽画檐梧桐,怎剪愁断”,“醉醺醺,不记元宵,只道花朝”,“黄花深巷,红叶低窗,凄凉一片秋声”,“春风来了秋风到,老去万缘轻”,“天怜客子乡关远,借与花消遣”,“朝卷帘看,暮卷帘看,故乡一望一心酸”……

       都是让我感喟的好句子啊!

      也许,昔年读蒋捷,并未读出应有的韵味,如今人近夕阳,世事洞明,才能真正体味词中三味吧?

       原来,真正理解一首诗词,是要靠岁月、靠生命历程来做注解的啊!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