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老子.儿子.孙子  

2013-05-30 21:29:00|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午休。

        学习一向刻苦的安华突然找到我,嗫嚅了半天的嘴唇挤出令我诧异的词句:“老师……我不读书了……今天就……回家……”

       “什么原因?”

        “爸爸说……家里困难。”

         “别急别急,我去你家了解一下情况。”

         一听这话,安华慌神了:“老师您千万别去,去了也没用,真的没用……”那眼神饱含着痛楚,声音充满了乞求。

        我当然要去!作为班主任,不让一个农村孩子失学是我的职责。班上51名学生就是51颗星星,我不能让任何一颗缺失光芒。再说安华所在的村是我们乡首屈一指的富村,上个初中几百块钱应该不会有困难呀。安华闪烁不定的眼神给我留下了疑点,我得去他家里走一趟!

       最后一缕晚霞隐没于天际之时,我的自行车停在安华家门前。

       安华的父亲——那位我曾经见个面的庄稼汉迎了出来。50多岁,身材高大,一张黧黑的脸上写满了拘束与不安:“老师你还真来了?”

      我省略了一切客套:“安华正是读书的年龄,您咋让他退学啊?”

      “他也不想退,是我让他退的……这不,还躲在房里哭呢……”

       “您家安华读书专心着啦,您怎么忍心……”

        “种田人没办法呀,老师!”

        “据我了解,你们村的经济情况在全乡数一数二,您家里制稻种,每年收入都不错,供儿子读书应该不会有问题。”

        老人怔住了,口张了几张说不出话来。

       我沉默着,眼睛逼视着对方。好半天,老人开口了:“老师,您不了解我的心病啊!我安家三代单传,到我这一辈生了五个丫头才等来了两个儿子。大儿子去年娶了媳妇,开胎就是个丫头,哎——”

       老人隐隐有泪光:“幸好媳妇怀了二胎,就快落月了。前边庙里的和尚说,二胎准是个小子。你晓得,生二胎是要罚几千块钱的。不瞒你说,供幺儿子读书的钱我有,可我要为孙子准备罚款呀。村干部都上门催好几次了。我就只好叫幺儿子下学,把钱往紧要处花唦!”

       我心口突然堵得难受,老人的话仍在然烧灼着我的耳膜:“老师啊,我五个丫头都没读书,大儿子也只进了一下学堂门,他们不都活得好好的吗?就数幺儿子划得来,读了八九年啦!”

      我完全清楚了安华留给我的“谜”,可实在找不出恰当的词藻来劝说这位庄稼汉,总算艰难地吐出了让我自己都觉得正统过头的话语:“您知道吗,您村里能制种致富,靠的就是科学和文化。”

       “我就晓得我安家传宗接代靠的是孙子!”

        “您儿子读书是义务教育法给予他的权利!”

         “别别别,老师你别拿啥权呀法的吓我了。我就问你一句:儿子读书和孙子传宗接代谁小谁大?”

        我哑巴了,实在无法在“儿子读书”和“孙子传宗接代”之间打上“大于号”或“小于号”!我真想说,你剥夺儿子受教育的权利,那延续下来的“香火”也只会生二三胎乃至更多胎,给我们这个已经沉甸甸的地球增加负荷!当然,面对这咄咄逼人的庄稼汉,我不敢说。我感到沉重,感到悲哀,感到语言的苍白。

       “当——”前方寺庙的钟声在宁静的夜幕中扩散,悠长而辽远。那是日渐富裕的村民们集资修复的寺庙里传来的晚钟。钟声伴着屋内安华的哭声撞击着我的心扉——年轻的老师啊,在这道有关“老子.儿子.孙子”的的命题中,你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吗?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