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童心赋  

2013-05-31 16:23:33|  分类: 旧梦懒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叮当——”妻一不小心,搪瓷盆砸在地板上,盆底脱落了一大块瓷片。我虎着脸推开妻,惋惜地摩挲着盆底。儿子叫起来:“不就一瓷盆吗?太在乎了吧?”我心房一阵灼痛——孩子,你可知道,这不是一个普通的瓷盆,是39颗纯洁的童心啊!

       六年前的9月,当了8年民办教师的我考来了一顶公办教师的桂冠,随即一纸调令,我要到镇上去教书了。多年我向着生活付出,现在生活开始向我微笑。别了,“民办教师”的桂冠!别了,简陋的乡村校园!

       傍晚,我走进教室,准备礼节性地向39个孩子道别。

       “老师,我们的《作文集》编好了,你给我们题字吧!”

       “老师,我们这个星期去秋游一次啊。”

       “老师,我们每天是不是开故事会?”

        ……

       我不无欣赏地倾听着这些嘈杂的话语,心里的依恋开始发酵。几分钟后,我缓缓地说:“同学们,从明天开始,我要离开这里,到镇上去教书了。”

       教室里蓦然安静下来,没有了说笑,没有了响动,没有了呼吸,没有!只有安静宁静寂静!我仿佛置身于没有生灵的荒漠,心头腾起一种难以名状的失落和恐慌。

       突然之间,我感受到目光的群体炙烤,那一泓泓明澈的深潭里泛出丰富的词汇、复杂的语法、生动的修辞、深奥的逻辑。我的目光在心房的悸动中模糊,心房在目光的模糊中紧缩。

     “哇——”一声大哭打破了难捱的沉寂。是他——刘晴!小弟弟,原谅我吧,我对你关心得太少了!仅仅在你父亲下狱、同学歧视你的时候,为你说了一个老师应该说的几句话;还有你——尹泓,我不过力排众议,让一个爸爸妈妈看不起的丫头当上了班长;还有她——仲夏,我只是在他人不屑一顾的留级生身上多了几许关照……你们这一哭,可就传染大家了。这不,哭声开始泛滥,老师已淹没于哭声之中。

       ——纯真的孩子们呵,你们的老师有什么值得你们留恋呢?

      当初,他是带着高考落第的痛楚踏进校园的,他是留着无可奈何的眼泪走上讲台的。16岁啊,他也就是个大孩子,是个梦连着梦的小青年。他当然想成为一名好老师——一个用自己的梦剪辑孩子的梦的好老师!于是,他在落日的余晖里补习功课,在朦胧的月色下练习演讲,在风惊寒秋的清晨研读教材,在雪敲冷窗的长夜批改作业。农忙时节,他不曾请假;疾病缠身,他未曾缺课。他喜欢孩子们呵!春日,他陪孩子们用风筝放飞心事;夏日,他随孩子们借陀螺旋转童真;秋日,走一条阡陌采一束野花装一篓乡音;冬日,掬一捧白雪倾一串欢笑垒一地童话……谁不说他是童心未泯的孩子王?可他,却又一直想着跳农门、进城镇、走远方,这样的老师,有什么值得你们抛洒眼泪呢?

         哭声持续着,蔓延着,不是一处两处,不是三个五个,而是39人用哭声鸣奏的交响乐。“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堂堂五尺男子汉终于热泪潸潸了。老师啊,你的职业注定你应该付出的多,得到的少,可面对这39张婆娑的泪眼,你不觉得以前付出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太少太少太不够太不够吗?

       “大伙别哭啦,我,会回来的!”好半天,我终于找到了这样一句自己也觉得不太得体不太真实的词句。

       “您不会回来的……”

       “您骗我们,镇里的学校比我们村里的好……”

       “您撒谎,镇里的老师工资高,呜呜……”

         此时此刻,任何动听的语言都苍白得毫无血色。早知如此,为什么要告诉这些孩子呢?悄悄离开也许就不会让他们如此伤心吧?

         放学铃响了,铃声已完全失却了往日的尊严,没有一个学生离开座位。无语对泪眼,不忍闻哭声。我一咬牙,狠心地走出了教室。

        半小时后,当我打点好行李步出校园的时候,一幅凝固而又活生生的图景“定格”在我的眼前,那是一幅让我终生难忘的画面啊!左边,一排男生,右边,一排女生,迎着夕阳静静地伫立着,如同两列仪仗队,整齐,庄严,肃穆!

       我的双脚再也无法往前挪动半步了。

       尹泓双手托着一个崭新的搪瓷盆,走到我面前,深情地说:“老师,您要走了……我们没好东西送您……大伙每人凑了一毛钱,给您买了这个脸盆……您以后就用它洗脸吧……同学们说,您每天洗脸就会……想到我们的……您就会……回来的……”

       仿佛被人重重地击了一掌,痉挛牵扯着全身。我双手捧过脸盆,任一串串热泪滴落在盆中。孩子们啊,老师该对你们说点什么呢?我只能说,我不会走远,就在离你们五六里地的小镇初中,我会在那里等你们,等着你们进初中、考高中、上大学 ,等着你们到五湖四海去寻觅多姿多彩的梦幻……

      真的,我没有走远,虽然有着远方的深情召唤,虽然有过转行的美丽诱惑,但我还是带着那个搪瓷盆,呕心沥血于故园的三尺讲台。每天,我都在用那个瓷盆洗脸,因为盆中收藏着39颗晶莹纯净的童心……     

     

                     (本文获1992年全国“文心杯”教师作文大赛初中教师组一等奖第一名)

 

                 附我愿永远拥有童心

                              ——写在《童心赋》获奖之后

       小小一曲《童心赋》,竟能登上全国“文心杯”作文邀请赛初中教师组一等奖第一名的殿堂,是在出乎我的意料。更使我感到意外的是文章在杂志上发表后,热情洋溢的学生来信从山东、从甘肃、从陕西、从河南、从安徽、从江苏、从湖南、从广东……雪片般地飞到了我的身旁。这些来信感情真挚,稚拙可爱。他们或祝贺我文章获奖,或鼓励我继续写作,或叫我谈经验,或让我说感受,有的请我答疑解难,有的向我倾诉苦衷,有的要看我的照片,有的要看我的脸盆……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武昌首义路中学初二学生吴红枝对文章字斟句酌,提出了两点很好的建议。读者这些盛满童心的来信,我再一次感受到童心的簇拥,再一次领略了童心的圣洁,心中蓄满了温馨和感动。

       作为一个语文老师,我深知,作文贵在真情实感。《童心赋》便是我15年教师生活中的一页真实的记忆。当我高考落第、踏上家乡那曾流传过“丁兰刻木”故事的土地时,沉重的失落与自卑压得我抬不起头来。是小村里的领导、老师、乡亲、孩子们用满腔的热忱接纳了我这个落第者。乡亲的多厚朴实、同伴的普通平凡、长者的风趣幽默、孩子的纯洁天真,逐渐抚平着我心灵的创伤。我开始了当好一个孩子王的追求。8年中,我做的一切平凡得很,似乎没有多少超众之处,唯一让我有一点宽慰的,是我将30多个小学生的文章变成了铅字,让蜷缩于乡村一隅的孩子们闻到了从他们作文中散发出来的油墨清香(全乡数十所公办、民办小学的几百语文老师,可能只有我这么做过)。没想到,离开小村的时候,我会被39人的哭声所包围。当那个扎羊角辫的小丫头把39人每人凑一毛钱买来的脸盆送给我的时候,我立刻泪如泉涌,我实在无法坚强!小丫头催人泪下的话语,我在文中全都原版照录。请读者相信,那绝不是电影电视中的台词。

       六年来,那一幕时时啮咬着我的心。每读一遍日记,我就要感动一次。为人之师10多年来,我一次次得到过奖状、奖金、奖品,但我觉得它们都无法与我的瓷盆相提并论。那是39颗童心编织的花环啊!奖状写得下么?奖金买得来么?奖品比得了么?这是一笔感情债,我该怎样偿还呢?真应该感谢“文心杯”大赛的评委,感谢《作文》杂志的编辑,是他们给了我还债的机会。

      因为学生来信太多,难以一一回复,只能借《作文》一角,真诚感谢《童心赋》的热心读者!
                                                                                                                               (原载《作文》1993年第6期)

  评论这张
 
阅读(36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