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28年前的青涩“客串”  

2014-04-12 16:41:28|  分类: 红尘韵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清明前夕,回老家祭祖。与海波、凡军诸人同行。  380公里行程,乘车自是艰辛。

         下午一点发车, 估计到家已是日暮。海波提议到藕池连襟家吃晚饭,并说其连襟曾与我有师生之谊。海波说出了“张凡庆”这个名字,我搜索枯肠,可惜记忆打上了马赛克,怎么也扫描不出清晰的影像。虽没再多问,但悬念却粘贴于脑际了。

         泊车藕池。一行人下车。

        与戴着眼镜的张凡庆握手,无论怎么拾掇岁月的碎片,都记不清是哪一届教过的学生了。

        凡庆一脸微笑:“我还保存着您教我的铁证——您为我批改过的作文本。等会您就知道了。”

         我大为惊诧。居然有学生保存着老师批改的作文本?这在我36年的教书生涯中第一次听闻啊!

         刚刚落座,凡庆拿出了珍藏的作文本——这是上世纪80年代常见的32开小作文本,土灰色的粗糙封面上,小女孩向往科学的简笔画流露着时代的价值取向,“作文本”等红色字体的油墨也不甚清晰。但主人保管得很是精心:作文本没有一点褶皱,更没有一丝破损,几乎看不到岁月洇染的屐痕。     

        打开作文本,一页页往后翻动,红笔批阅的缺乏章法的“章体”钢笔字赫然入眸,久违的记忆开始苏生,28年前的一场“客串”如同潮汐一般漫卷而来……

                                                                             (二)

        1986年春。刻木观小学。民办教师。8年教龄。时年的我24岁。

        杉木中学校长沈靖旭先生突然邀我每周日去给初三学生上一次作文课。

        高兴?紧张?汗颜?当时的心情已无法揣度。只记得我竟然答应了!我怎么就答应了呢?要知道,我不过是一小学毕业班的语文老师!要是现在,我断然没有如许勇气,你一民办老师,到人家公办中学而且还是初三讲台上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考虑过人家语文老师的感受吗?看来“初生牛犊不畏虎 ”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沈先生以爱才惜才闻名闾里,稍有才能者即被其纳于麾下 。杉木中学虽是一所管理区中学,但他网罗的当地小有名气的老师真还不少。他自己也练得一手好书法,钢笔字、毛笔字 有口皆碑,语文素养也颇得点赞。人这一生你其实遇不到几个真正赏识你的人,沈先生是第一个于我有知遇之恩的长者。时至今日,我对他仍然充满着敬意。

        彼时的我,正有滋有味地做着作家的美梦:21岁在省级刊物《湖北青年》杂志发表散文处女作;随后在县内文学刊物《柳浪湖》发表《憨媒》、《教鞭传奇》、《组长候选人》等短篇小说及几首小诗,是县文化馆关注的淤泥湖畔的重点青年作者,县文化管创作辅导员曾几次光临我的寒舍;同时,我开始精心辅导村小学的学生读书、写作,而且在学生习作发表上下起了功夫,没想到学生文章接二连三变成了铅字,隔不几天邮递员就会送来一张张样报和一摞摞权当稿费的巴掌大的塑料笔记本。看到学生们拿着样报和笔记本一个劲乐,我也忘掉了昨年被人从师范录取中挤兑下来的沮丧,忘情地享受起孩子王的满足与畅快了。

        也许,当年全乡近5万人,数十所公民办中小学,好几百教师,只有我在做这种“高雅”的追求吧?

       不知沈先生是否看中了我的这点特长,竟然破格让我到初三的讲坛去指点江山了。

                                                                        (三)

        3月16日早晨,我骑着“武汉”自行车,驶往杉木桥。(之所以日子如此准确,因为长子是那天凌晨一点多钟出生的)

         带着不知天高地厚的果敢,我走上了初三的讲台。

         究竟讲了些什么,全都遗忘在岁月的卷轴里了。只记得学生们给了我热烈的掌声。

        其实我很青涩,作文指导也同样青涩,24岁嘛,根本没有形成自己的系统,随心所欲居多。真正开始有点章法、有自己的一些套路,是30岁以后的探究了。

        上午学生写完作文,我收齐后带回家去批阅;下周日,我到学校将改好的作文发给学生,进行评讲后,再让学生写新的作文,再带回家批阅。

       如此而已。

        从3月16日到6月15日(?),三个月内,我奔忙于刻木小学与杉木中学之间。

        这三个月,我没有星期天,也没有疲倦。

        总共也就十一二次课吧,也就是十一二次友情客串,但当时的我一定叫得出所有学生的名字(年轻时带班一个周就能认识全班学生),自然也认识28年前的张凡庆。

        中考前夕,最后一次作文课后,我拿到了客串的报酬——40元人民币(记忆应该准确)。

        没觉得钱少,只是觉得沈先生让我多了一份经历。3个月后,我从小学课堂上被乡直初中的领导叫出来——一纸调令,之后直接走上初三讲台,开始了我16年的初中语文教师之旅,当与这客串有关吧。那当然是后话了。                                                                        

                                                                                (四)

       客串结束,一段故事也就随之结束了。在我30多年的教师生涯中,它不过是一段短短的插曲,短得来不及有多少回味。真正有印象的只有3个人:魏云南、王兰香、田登云。

        记得魏云南是因为她的作文写得好,文笔不错,但28年过去,现在仅仅只是一个名字构筑的符号了;记得王兰香,除了她的文章出色,还因为我后来进了县城她后来成了县城渔具店老板,彼此有过往来,她送给我的钓鱼竿虽然没钓过一次鱼,但保存完好;唯有田登云偶有往来,因为我担任过他的小学老师,后来他亦为人师,一手钢笔字飘逸洒脱,文字功夫颇见个性,一直觉得他颇有才华,可惜没人赏识。

        28年前的友情客串,不过是一场毫无成熟可言的青涩的表演,从来没想到有学生能记住我 ,学生也完全没理由记住我——这点自知之明总有的——我不就是那方讲台上一掠而过的一片云缕一只小鸟吗?其实连匆匆过客也算不上的。

        当老师我从没想过要学生感激或者记住,即使我教过三五年的学生。我的岗位如同工人的车间农人的田畴士兵的哨所一样,有一份责任的担当,有一方道义的恪守。特别是年龄渐长后,书本便是精神的栖所,教室就是修行的林园,讲台弹拨岁月前行的足音,粉笔成为生命延展的道具。在这里,不求闻达不求富贵不求奢华不求赏识,只把自己当成一名船夫,当一拨拨学生驶向我守望的渡口,我当尽心竭力将乘坐于扁舟上的孩子们送到远方的彼岸。

        每次出差到达一个城市,我或许会想这里是否有教过的学生,但只是想想而已,不愿去惊扰他们(尽管以前也曾惊扰过不多的几位)。你不就当过人家几天老师吗?有什么理由让学生为你耽搁时间为你花钱吃饭喝酒为你不自在 ?老师你别太把桃李满天下当回事了,那些遍布天下的桃李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酸辣苦涩,他们遗忘老师淡漠老师躲避老师不也非常非常正常吗?                                                                                        

                                                                                   (五)

        一眨眼过了知天命之年,36年的教师生涯化为岁月的云烟,最先教过的那一拨学生也已步入不惑之年。可每一届教过的弟子总有几个还记得我,那份纯真的感情让我一次次受宠若惊,汗颜不已。记得调进一中时学生的设宴接风,记得送儿子上大学时学生的盛情款待,记得学生聚会时的温馨热烈,记得教师节南疆北国的短信,记得只身来到株洲后学生的问候与看望,记得回老家后学生登门拜访时的门庭若市 ……

        尽管我一直躲避着这一份份难以承载的深情,但总会有意外的情感际会。就说去年年关吧,1994届的一批学生在虎渡河畔聚首,有的学生真的无法翻捡出记忆,只有当他们报出名字才能复活些许的影像。可他们却记得发生在每一个老师与他们之间的大事小事囧事趣事,令酒宴多了话题多了谈资多了温暖多了甜蜜。饭后回老家,仅仅3里的路程学生却执意用车队护送甚至要下跪叩首,惹得老家邻居的老大爷老大妈一脸的惶惑。正月初一,1988届毕业多年未谋面的韦明听说我在老家驱车前往,知我初一外出只好半道返回,初二又再次造访。坐在老家洒满阳光的禾场上,我们交谈了两个多小时……

       是我当年做的优秀吗?肯定不是!是学生太懂得感恩啦!

                                                                                 (六)

       凡庆珍藏的作文本让我特感意外特感震撼——从未想到的意外和震撼!

       这应该是“师从”过我的时间最短的学生吧,不过是由十多个半天连缀的一场客串,我都羞于他们叫我“老师”了,相信那批学生早就忘记了我当年的客串,他们的青春记忆簿上毫无理由录入我的印象啊!

       28年匆匆过去,我似乎从未向人谈论过这段往事;要好的朋友们也许不清楚我这段历史。

      今天,凡庆的作文本触及了这段情感的盲区,让我挖掘出一段将要迷失于岁月深处的记忆 。

       而今的凡庆已成为小镇城建单位的一把手,多年官场的打磨中见惯了无数真假虚实,但这保留了28年的作文本见证的是一段情感的真迹。 我为之感动,一行人也为之感动。

      相信任何一个老师都会为之动容!

      离开藕池时,凡庆幽了一默:“老师给我在作文本上留几句话吧,日后您成为名人,我这本子就值大钱啦!”

      成名是没法指望了,再写几句话纪念这一份刻骨铭心的感动吧。我拿起笔来,在作文本末页的空白处走笔疾书——

      教书36年,从来没有想到有学生能完好地保存28年前语文老师批改的作文本。这是一段岁月的记忆,更是一个老师的幸福!

      感谢凡庆!感谢所有学生!感谢那一方充满酸甜苦辣的讲台!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