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28年前的青涩“客串”  

2014-04-12 16:41:28|  分类: 红尘韵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清明前夕,回老家祭祖。与海波、凡军诸人同行。  380公里行程,乘车自是艰辛。

         下午一点发车, 估计到家已是日暮。海波提议到藕池连襟家吃晚饭,并说其连襟曾与我有师生之谊。海波说出了“张凡庆”这个名字,我搜索枯肠,可惜记忆打上了马赛克,怎么也扫描不出清晰的影像。虽没再多问,但悬念却粘贴于脑际了。

         泊车藕池。一行人下车。

        与戴着眼镜的张凡庆握手,无论怎么拾掇岁月的碎片,都记不清是哪一届教过的学生了。

        凡庆一脸微笑:“我还保存着您教我的铁证——您为我批改过的作文本。等会您就知道了。”

         我大为惊诧。居然有学生保存着老师批改的作文本?这在我36年的教书生涯中第一次听闻啊!

         刚刚落座,凡庆拿出了珍藏的作文本——这是上世纪80年代常见的32开小作文本,土灰色的粗糙封面上,小女孩向往科学的简笔画流露着时代的价值取向,“作文本”等红色字体的油墨也不甚清晰。但主人保管得很是精心:作文本没有一点褶皱,更没有一丝破损,几乎看不到岁月洇染的屐痕。     

        打开作文本,一页页往后翻动,红笔批阅的缺乏章法的“章体”钢笔字赫然入眸,久违的记忆开始苏生,28年前的一场“客串”如同潮汐一般漫卷而来……

                                                                             (二)

        1986年春。刻木观小学。民办教师。8年教龄。时年的我24岁。

        杉木中学校长沈靖旭先生突然邀我每周日去给初三学生上一次作文课。

        高兴?紧张?汗颜?当时的心情已无法揣度。只记得我竟然答应了!我怎么就答应了呢?要知道,我不过是一小学毕业班的语文老师!要是现在,我断然没有如许勇气,你一民办老师,到人家公办中学而且还是初三讲台上充什么大尾巴狼啊?你考虑过人家语文老师的感受吗?看来“初生牛犊不畏虎 ”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沈先生以爱才惜才闻名闾里,稍有才能者即被其纳于麾下 。杉木中学虽是一所管理区中学,但他网罗的当地小有名气的老师真还不少。他自己也练得一手好书法,钢笔字、毛笔字 有口皆碑,语文素养也颇得点赞。人这一生你其实遇不到几个真正赏识你的人,沈先生是第一个于我有知遇之恩的长者。时至今日,我对他仍然充满着敬意。

        彼时的我,正有滋有味地做着作家的美梦:21岁在省级刊物《湖北青年》杂志发表散文处女作;随后在县内文学刊物《柳浪湖》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