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登享的博客

乘桴出海雨纷纷,卧看水天飞乱云。北涛南走三千里,不解飘零谁识君?

 
 
 

日志

 
 

老 街  

2015-12-08 09:49:09|  分类: 小楫轻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章登享

老街其实算不上街,周边一色农田,近处一汪湖泊,三二十户人家,百八十人口。

老街名曰“刻木观”。听老辈人说,早年没有官道,老街便是交通要津,南来北往的行客,途径此地,下湖南,走石首,上荆州……当年日军数万精锐围攻常德,即从此地越淤泥湖而挥师西进。

老街紧邻一庙观,官名“刻木观”,因《二十四孝》中“丁兰刻木”的故事享誉古今。据说自隋唐,观内就客如织,香火鼎盛。

老街一溜平房,青砖灰瓦,典雅古朴;房子东西相对,街道上的青石板,凹凸点点,疙疙瘩瘩,那被踩踏的平仄究竟多少年,百岁寿星也说不清。

建国初期,老街的“街”的功能依旧旺盛。小商小贩、刀棍杂耍、赌徒客、算命卜卦、说鼓道情、善男信女……逼仄的街道常常水泄不通。

老街上的能人一拎串。曹爹的“曹记茶”取淤泥湖之水沏成,韵味绵长;吴记豆腐店的豆腐传自先祖,风味独特;斋公三爹的小麻花嘎嘣脆,田老爷子的米子糖喷喷香;张木匠的木器功夫人夸“赛鲁班”,陈二娘的绣花枕套戏称“八方俏”;廖夫子的一手毛笔字飘逸百里,喻瞎子的“渔鼓筒”传扬湖滨;还有“刘快嘴”专说老街写入县志的幽默人物魏国贞,老少听客无不垂涎;更有媒婆周嘴片子一套一套,做媒的成功率无人能敌……

老街一直就这么有滋味地活着,活在比落叶还多的日子里,活淤泥湖畔的独特风景

忽一日,戴红袖章的后生涌进了老街,说是要“破四旧”。观里的“刻木娘娘”砸碎了,庙观拆得一片狼藉,记述“丁兰刻木”故事的古碑被镐头敲得七零八碎。

再一日,老街开始发疯。“曹记茶馆”封门,“吴记豆腐”关张,品牌“斋公麻花”、“米子”歇业反省,陈二娘绣“鸳鸯戏水”受了批,喻瞎子“渔鼓筒”宣扬封资修挨了斗,周三婶保媒拉纤破坏婚姻自由游了街……唯有廖夫子那手毛笔字派上了用场,满街飞的“大字报”和标语口号,都成了他的作。

又一日,老街进行改造。过去的青砖灰瓦拉走了,雕花门窗拆除了,古壁旧椽拉倒了。代之而起的是打着红色烙印的土砖土墙土屋。

老街的内涵被洗劫一空,只是街的样式还在,街道上的青石板还在,倒也残存着一点历史的古风和岁月的遗韵。

然后,老街再也不是街。老街的人都成了种地的农民。老街的能人死的死,蔫的蔫,一一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再后来就唱起了《春天的故事》。老街的后辈人纷纷外出学艺,打工,跑买卖……不少人家腰包鼓起来,腿脚硬起来,脖子扬起来。

木匠的儿子最先盖起了两层漂亮小楼。楼房竣工之日,他觉得屋前残留的青石板碍眼,撬动了第一块,随后门前的石板都被撬起来,浇筑成了水泥地面。

接着,发家的老街后生纷纷效仿,门前的青石板一块块被撬走,簇新坚固的水泥地面,新潮了人们的眼眸。

新起的小楼再也不是东西相对的街道状,南北东西,朝向各异,各家依着心中的风水。

去年,老街最后一家平房变成了楼房,街道上最后一排青石板变成了水泥路面,老街终于消弭了最后的痕迹。

    如今,老街坊只有斋公三爹命长,九十多岁了。路人常见他抱一茶壶,在老街的遗道上走来走去,一边咂吧一边自语:“唉,我也是用淤泥湖水泡的茶,怎么就没了当年曹记茶的味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